Loading

中共发动超限生物战,科学界万马齐喑

编辑:文护念

校对:宁缺;审核:海阔天空;Page:拱卒

中共发动超限生物战,科学界万马齐喑

中共病毒在全球的染疫人数已超三千七百余万,死亡人数越过百万大关。随着事态的发展,疫情毫无减弱的趋势,反而势头更猛,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葬送于中共发动的超限生物战。

为何说这是一次超限生物战呢?闫博士在接受war room访问的时候明确指出,因为中共病毒不仅具备了生物武器的所有特性,而且还具有额外的特性给这场生物超限战带来更多的伤害能力。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被感染的风险。当我们被感染时,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媒介,将这种病毒,这种生物武器传递给我们周围的人,并造成更大的破坏。

当全世界都在苦苦找寻所谓的“中间宿主”的时候,中共先用WHO做掩护,多次为CCP背书,随后定点投毒。前几天的白宫投毒事件,围绕川普总统的核心成员,包括川普夫妇,基本无一幸免。甚至连在家隔离办公的川普总统高级顾问米勒也染疫,案情扑朔迷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五角大楼军方多名将军,也纷纷中招。中共发动的超限生物战,令全球蒙在鼓里,使得中共在这场超限生物战占得先机。而美国确实遭受到了重大挫击,倘若不彻底调查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做出强效反击,后果将不堪设想。

如今科学各个领域,对此病毒的定义众说纷纭,正所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自都拿出自己所谓的证据来论述,佐证自己的合理性。如果是基于事实为基础的科学论证,无可厚非。但如今确凿的人证与物证都一一地呈现在大众眼前,为何反遭到这些“科学寡头”猛烈抨击呢?其动机存疑。

无论是《柳叶刀》、《自然杂志》、《新英格兰杂志》这些全球顶尖的科学杂志,还是HIV的泰斗Robert Gallo教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生物武器专家Nancy Connell,都纷纷跳出来,罔顾铁一般的事实,质疑甚至奚落闫博士。科学界集体钳口禁声,他们也学会了政治正确,黑白颠倒,但事有反常,必有妖孽。

根据网上相关信息,有战友已经挖出了他们背后与中共投资的资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披着学术研究的外衣,实际上却是倒毙在中共蓝金黄的石榴裙下。科学界竟沦落到如此田地,为一己私欲,站在正义的对立面,违背了科学家的初心,泪溢双眼,令人痛心疾首。

纵观全球,只有闫博士一个人敢于挑战整个武林,为何闫博士底气十足?是她有过硬的本领,还是有特殊关系?其实不然,皆因闫博士坚信唯真不破,以事实为基础,站在正义和良知的一边。我深信,上天也会眷顾我们这些有良知的人。

以下是Warroom的访谈片段:

  • EP-432 15 51:54-53:38

Steve: 你希望世界科学界对你提出的这些信息如何回应?

Dr Yan: 对此我没有任何奢望。科学界的那些大佬诸如HIV的专家Robert Gallo教授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生物武器专家Nancy Connell。

这些专家用谎言和虚假信息来毁坏我的名誉。我要点对点的对他们进行回击,因为不仅仅关乎我自己,更关乎全球公共卫生。

另外,你可以看到同行评审,最尖端的《柳叶刀》、《自然杂志》、《新英格兰杂志》,他们试图把它政治化。我意思是,这是个病毒对么?病毒本身并不具有政治性。尽管现在它被用于政治,就像它定向袭击特定的人,诸如白宫里的人,五角大楼里的人,特别是川普总统,病毒似乎有跟中共思想极为吻合的政治精神。

病毒本身不是政治,疫情无关政治,大家应该一起合作,去了解病毒是什么,为什么会有病毒,它从哪里来的?我来提供证据,我告诉大家它从何处来,大家要让中共负责,也要让那些与中共密切合作的科学界负责。

  • EP-432 54:34-56:11

这不是传统的生物武器。我已经展示了中共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定义。实际上,这被定义为超限生物武器,因为它不仅具备了生物武器的所有特性,而且还具有额外的特性给这场生物超限战带来更多的伤害能力。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被感染的风险。当我们被感染时,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媒介,将这种病毒这种生物武器传递给我们周围的人,并造成更大的破坏。

还有,这是故意投放的。我说过,甚至在疫情爆发前,他们就开始计划如何发表一些所谓的证据,后来又用它来链接到自然起源系列的整个证据链中。涉及的是中共国军方,在中共的控制下,无论在中共国,香港还是在海外,他们都密切合作。我们不能指望这会停止,我的意思是这是一场战争,除非他们战胜了所有人,否则它永远不会结束。如果美国人希望中共控制你,也许那时你可以期待一种和平的大瘟疫。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