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覺得值得 「功利化」內容更易促成付費意願

內容付費,被篩選的不是內容,而是粉絲

付費是篩選內容還是篩選用戶?

我並不否認多款內容產品在商業化變現上取得的成績,無論價值消費還是衝動消費,只要賣得出去的就是好生意。但產品價值終須一個度量單位來衡量,只有復購率(留存率)才是產品的標的所在。再過幾個月,《李翔商業內參》就滿一年期了,屆時會有多少購買者續費呢?

暢銷書未必是好書,付費也未必能夠篩選出優質內容。 但是通過付費確實能夠篩選出有價值的用戶:只有付費人群,才是高價值的目標人群。

對於羅輯思維和得到來說,付費的行為一次又一次的將那些價值觀認同以及價格認同的人群篩選出來,只有這一小撮人才是為羅輯思維持續付費的目標用戶:他們看了影片、聽了錄音、買了會員、買了月餅、訂了書籍,如今又買了「得到」上一個又一個的專欄。一次次的篩選,讓羅輯思維更加明確自己「愛智求真」的目標用戶。

需求的強弱程度,即「需要」

需求的強弱程度,即「需要」,用以決策是否當下有必要購買某一個內容或服務。 由於絕大多數內容消費都並非必須,所以在這一環節裡,平台方更多不遺餘力的做宣傳:無論是「喜馬拉雅」的促銷,「得到」的分享送禮、「36 氪」給首批購買用戶構建的資深讀者群等等,都在用自己的流量通路營造出一片內容正熱銷,早買早獲益的氛圍。

為了強化內容產品的價值感和緊迫感,名人背書、平台認證就顯得愈發重要。於是,內容產品的介紹資訊變得越來越像被塑封書籍的腰封,人們只能通過精美的裝幀、銷售排行榜和封面上一個又一個名頭來做出是否消費的判斷。

Made with Adobe Slate

Make your words and images move.

Get Slate

Report Abuse

If you feel that this video content violates the Adobe Terms of Use, you may report this content by filling out this quick form.

To report a Copyright Violation, please follow Section 17 in the Terms of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