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转角遇上六色彩虹 funny bunny photography

至彩虹们,愿你们找到真爱。无论前路会是多么困苦,请相信并跟随自己的心。 爱,无分性别。 爱,完整你我。

2018年10月26日

还记得大约是早上四点半左右,我和我的朋友抵达了台北桃园机场。在机场的入境关口,大家排着队,慢慢的通关。一眼望去,可见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都来到了台北。

“看样子,大部分的人都应该是来参加这次的游行。”

环顾四周后的我做出了这样的结论,我的朋友也这样认同。虽然人潮拥挤,但是大家依然有秩序的慢慢通关。过了入境关口后,我们在台北的疯狂行程就正式开始。10月26日入境,10月28日离境,这不到三天的时间里,我们来到台北是干嘛的呢?身边的人都摸不着头脑,而我也没有向大家多做解释,只是说是和朋友出游的一段小旅行而已。

“小旅行也不需要去到台北啊!就算真的去,也至少待多两天吧?”

也许真的应该待多几天吧,台北那么好玩。不过,既然这次旅行的目的并不是以游玩为主的,所以还是留给下次好了。由于我没有向大家细说清楚,所以大家都不遗余力的不断问我“为什么”,虽然有些厌烦,但是还是让它给一笑而过就算了。

那…为什么我不向大家说明呢?嗯,该怎么说呢,我其实并不介意告诉别人啦,有些我知道可以接受或懂得理解的人我都有让他们知道我去台北的真正目的,只是问题在于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或懂得理解。我这次来到台北的目的,是陪伴我的朋友一起出席2018年的台北同志游行。

“你又不是同志,干嘛去参加同志游行啊?“

这是大家都在“关心”的问题,身边的同志朋友也会悄悄的问我是不是突然要“出柜”了,不然为什么身为一个已婚男人的我会突然想要去参加同志游行呢?嗯,该怎么说呢,也许是因为我想要一个答案。有许多许多的问题在我的脑海里打转,而我想要靠自己去寻找这些疑问的答案。同志们到底是一群怎么样的人呢?他们真的就像是社会媒体所渲染的那样吗?我对他们的看法与了解又会是怎么样?这样的游行到底意义又何在?

另外,最近同志话题在亚洲也变得非常主流,像是印度在九月时宣布推翻了刑事法典377条文(违反自然性行为),在香港则有同性恋伴侣为了争取家属待遇与福利而闹上法庭,在新加坡则有同志伴侣为了争取孩子的抚养权而不遗余力,在马来西亚则有同志被宗教法令给逮捕受审。而在台湾,司法大法院也在2017年判定了同性婚姻的合法化,所以也把全岛闹得沸沸扬扬。结果支持与抗议的双方就闹出了要在2018年11月24日公投决定合法化的细节,这也变成了这次台北同志游行的焦点之一。

虽然说在现今这科技发达的世界里,人们可以足不出户也能够接收来自世界各地的资讯,但是我认为如果想让自己更了解这一切,绝对没有比亲身去看,去体验,去接触来得更加贴切的方式了。所以当我的朋友向我说起他打算出席这场游行时,我便决定了和他一起去一趟。啊,对了,我的朋友是一名同志,所以参加这场游行对他似乎会有更重大的意义。

抱着心头的疑问,我和我的朋友来到了台北,出席了同志游行。当然除了出席游行,空余的时间我们还是有加以善用的。像是到青田七六窥看一段台北的小历史,到大安森林公园散步以及履行五月天粉丝的职责(那就是在露天音乐台去打卡),到龙山寺参拜,到诚品书店去血拼,到台北当代艺术馆去假文青,还有就是穿梭台北的大街小巷寻找地道美食。我的朋友也趁这机会约了他的台湾朋友们出来聚一聚。

在台北的56小时转眼就结束了。回程的飞机上,我静静的想着:“游行过后,最后剩下的会是什么呢?”想着,我就在飞机上睡着了。回到家后,由于开始忙着工作与课业,我也没再去思考这个问题。就这样,我把一切的思绪与情感都抛诸了脑后。我想寻找的答案,也就这样在还没浮现时被我自己给淹埋了下来。

直到那天,我看到了网上发布的新闻,说公投结果是大部分人民并不希望宪法被修改,校内的性教育不应该教育关于同性恋的事宜等等。我的内心突然感到莫名的刺痛。突然,我想起了我读过的那本徐志云的书「让伤痛说话」,那是我在台北诚品书店买下的书。突然,我想起了在台北遇到的人与事。那些想说的,那些想表达的,那些想传递的,再一次涌上了我的心头。于是,我便开始把这一切都写了下来,哪怕只有一字也好,一句也好,我都要把我的话语给记录下来。然后,希望可以找到…我要的答案。

回到原点

现在回想起来,到底是从何时开始我对同志有所接触呢?小时候,应该都是在报章上看到那些关于爱滋病与同性恋者相关的报道,又或者是在学校不知道哪个小孩突然吵嚷着谁和谁在“搞基“之类的吧?小时候的我们,应该都不知道同性恋到底是什么,大家都只会理所当然的断定男生就是会喜欢女生,女生也只会心仪男生,所以班上绯闻传的基本上都是这些。虽然嘴上会说“搞基”,但事实上大家什么都不懂,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大家都已经长大,突然才发现“啊!当年A男不是和B女传绯闻吗?结果听说A男其实是同志耶!”之类的笑话吧。

也许大家都认为小孩子都是不懂事的,所以大家都自以为是的断定了不可以教育他们什么是同性恋。但是,从我接触的同志朋友当中,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是在小时候就已经察觉了自己的不一样。这跟大家的想法多少有点出入,基本上大家都有这样的错觉,那就是同志们都是长大后的某一天,突然心血来潮的“选择”当上同志的。但是,当我发觉这并不是事实时,我开始可以理解为什么同志们都真心的希望学校的性教育课能够灌输给小孩子正确的思想,希望大家可以理解,接受,然后不会排斥同性恋。但是,只要大家还是执著于自己的偏见,这一切就永远都不会改变。

“小时候,在学校就常常被欺负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当时我就已经意识到我是同性恋,我就是和大家不一样。小时候就是这样啊,当你和别人不一样时,你就是异类,你就会被排斥,你就会被欺负啊。”

还记得当他说出这些话时,看得出他的内心深处反映出了他不想勾起的回忆。那一瞬间,他的眼神出现了一点的忧伤,仿佛像是眼泪就要开始漫溢上来一样。一个人到底需要经过多少的时间,需要多少的勇气,才能够熬过那些岁月留下的伤痕呢?

而我认为,目前同性恋议题上最大的问题是大家对它所存在的偏见。当然我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大家对同志们有着许多的偏见。从媒体报道上,常常可以看见许多的负面新闻都会和同志扯上关系,像是吸毒,性派对,放纵的性生活,爱滋病等等。无可否认,这些都是事实,确实有这么一群同志过着这样的生活。但是,大家必须了解的是,这并不代表全部同志们都是这样的。每当大家把同志和这些负面的生活方式牵扯上来,我都会觉得莫名其妙。难道直男直女的圈子里就没有人吸毒,开性派对,放纵性生活吗?明明就有,但是大家还是那么一厢情愿的视而不见,还是只愿意把这些负面的东西和同志们画上等号。

同性恋并不是一个问题,这样的偏执思想却是一个重大的问题。同志们并没有选择当上同志,他们都是与生俱来就是喜欢同性。同性恋并不是病,更不是社会问题的根源所在。如果这一代的人无法理解,那么我们就只有把希望托付给下一代,希望总有一天,我们能够活在一个没有偏见,没有歧视的社会。

也许同志们的这类举动,这类装扮,让不少人觉得反感吧?

虽然我也不太认同与接受这样的举动与装扮,但是细心地想一想,也许他们只是希望他们的声音被听见,也许他们只是果敢的表达自我。就算是直男直女当中也会有这样的人啊。

如果同志们不做出这样的举动与装扮,那你是否就更能够接受他们呢?

关于出柜

我个人对“出柜”这个词有一点反感。这个词的存在,本质上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歧视。因为大家已经定义了男生只可以和女生相爱,所以其他的爱就是不正常,就是错误,所以如果你要男男爱或女女爱,你就必须出柜,你就必须告诉大家你是不一样的。这让许多同志们倍感压力,也让他们更加无法坦诚的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也没办法好好的去爱与被爱。由于我并不认为同性恋有什么异常,所以我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同志就得出柜,向大家表明自己是同志?就因为旁人无法理解,就因为旁人无法接受他人的不一样,所以“异类”都必须要向大家澄清自己的存在?

“那天我向家人出柜了,但是他们都没办法接受。他们认为我是在叛逆。他们认为我是被西方文化给同化了。他们认为我是一时迷失了自己。他们认为我是为了报复些什么。”

他,向我亲诉着他出柜的经过。他让我感受到了他的无奈,他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决定向家人坦白,他是多么的希望可以得到家人的认同与支持。但是,结果却是事与愿违。那一天,他和家人闹翻了,吵了上来。爸爸愤怒的咆哮,妈妈嚎啕地哭泣,昔日的家,在那一瞬间开始就成为了过去式。在那之后,他仍然希望可以得到家人的认可,他仍然希望可以回到过去那家人的关系。但是,世事却往往无法如愿。他们冷战过,争论过,但是家人始终还是无法接受,无法了解。

“我的父母到今天为止仍然无法接受我是同志,他们仍然期待着我会有一天会好起来,会爱上女生。会结婚,会成家,会生小孩,成立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是一阵的酸疼。身为局外人的我都感觉如此,有时我会想,身为当事人的心情与感受一定会是更加的沉重,更加的疼痛。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相信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愿意向你出柜。但是,我并没有办法向其他的朋友或我的家人说出这些,所以还是希望你可以替我保密。”

也许因为害怕会破坏了现在的和谐,结果就这样,许多身边的同志朋友选择了保持沉默。然后就这样,默默的承受着来自身边亲朋戚友的“慰问”。

“什么时候要交女朋友啊?这么老了还不成家吗?要不我介绍一些女生给你认识?”

这种尴尬的局面,明明就可以避免。但是在种种的压力下,选择了不出柜的同志们就唯有默默的往心里扛。有的甚至为了让家人安心而选择了和没有爱的异性交往或结婚,但是到最后,往往都是闹得两败俱伤。何苦呢?

如果大家愿意放下己见,如果大家愿意尝试了解,结果可能就会变得不一样。还记得我在网络上看过这么一则故事:女儿向家人出柜,刚开始爸妈也是无法接受,极力反对,家庭关系也就这样闹得几乎四分五裂。静下心后的爸妈,爱女心切,开始尝试了解什么是同性恋的,和女儿身边的朋友聊聊,和同样有孩子是同志的父母聊聊。最后,他们打破了自己的偏见,他们跨出了重要的一步,他们接受了女儿是同志。而这是妈妈最后留下的话语。

“与其为了坚守自己的固执而失去一个女儿,我选择了了解与接受。现在我们一家人仍然可以开开心心的在一起,而我同时也多了一个“女儿”,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的你没有孩子,所以你不会明白。等到将来你有了孩子,你也会一样无法接受他们是同性恋的。” 这是某人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但是,在这里我可以断言:

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告诉我他或她是同性恋,我一定会接受,我仍然会爱着他们。我爱他们,是因为他们是我的孩子,他们的性取向什么的根本无关,因为这些都改变不了他们是我的血肉的事实。我不会因为我的孩子是同性恋而感到羞耻,我不会因为我的孩子是同性恋而不再爱他们。

如果这就是爱

“我喜欢他,但是我并不知道他的想法。当时的我很烦恼,我是否应该向他表白呢?我害怕的并不是他拒绝我,我害怕的并不是他告诉我他是直男,我害怕的是之后我们可能会连朋友都做不了。”

这样的场景,其实不管在同性恋或异性恋上都常常出现。但是,对于同志而言,他们得下的赌注却比异性恋来得大。万一告白后,对方不只是拒绝了他,还把他是同志的这件事告诉了别人,那该怎么办?可能从此失去的朋友就不只是对方一个,可能连身边其他的朋友也一起开始排挤他,后果会怎么样,真的难以想象。

当然这只是“最坏”的假设。但是,如果我们的社会依然对同性恋存有歧视,我觉得这假设的发生几率还是挺高的。让我们自问一下自己的良心,如果有个同性朋友向你表白,身为直男直女的你,是否能够从容的向对方说出:“谢谢你的心意,但是我心仪的对象不是你,我们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做朋友”之类的话语?如果大家对同性恋不存在偏见与歧视,这样的话语应该可以很自然而然的说出口,也可以让同志们更安心的去寻觅自己的真爱。

这…应该算是最基本的尊重吧?

“可是我不是同志啊,他盯着我看就让我起鸡皮疙瘩了。如果他向我告白感觉就好恶心啊!”

还记得我在网络上看过这么一句话:不要怕同志爱上你,他们也会挑的,并不会只要是同性就会爱,况且你也没有那么人见人爱就对了。这句话写得十分贴切。不是人人会爱上你,就好像你也不会爱上每个人一样。所以,何必计较向你告白的人是高矮肥瘦还是男女老少呢?有人喜欢你,这一点应该就是值得开心的事啊。

爱或喜欢,就是一个那么单纯的意念。你可能喜欢异性,他可能喜欢狗,她可能爱唱歌,他可能就喜欢独自一个人。每个人都会不一样,所以为什么我们就必须带上有色的眼镜去批判同志的爱就是错误的,不被允许的呢?

不要害怕

为什么我们就必须害怕“不一样”呢?这疑问一直盘旋于我的脑海中,而我始终找不到一个答案。我个人认为,人类极其害怕“不一样”,于是在进化的过程中,想方设法的尝试把所有人类都“同化”。像是宗教,法律,价值观,道德观念之类的,对我而言都是为了排除“不一样”而衍生出来的产物。透过宗教,法律,价值观,道德观念之类的手段,人类试图把你我他都“同化”,大家必须活得“一样”,这样大家才都是“正常”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了“不一样”的人,大家都会极力的把他给“同化”,希望他能够回归“正常”,如果不行的话,那就必须把“不一样”的人给排除。翻开历史,这样的例子多不胜数,为何我们还是不断的重蹈覆辙,为何我们还是不能吸取教训?

“同志家庭就是不健全。”
“让同性恋施虐下去,家庭价值观将会沦陷,道德将会沦丧。”
“这是违反大自然法则!无法传宗接代,延续血脉,那根本就不是家庭。”
“宗教教义上同性恋是不被允许的!法律也不是那样阐明的吗?”

这些言论,对我而言是那么的肤浅,那么的自欺欺人。我就是生在一个大家所谓“正常”的家,有所谓的爸爸和妈妈,但是我的家也不见得健全。我爸在外面有女人,最后闹到爸妈离婚。单亲家庭中成长的我看到的是,直男直女的家庭里也一样会有家庭价值观的沦陷与道德的沦丧,请不要把罪责怪在同性恋的身上。造成家庭问题与道德问题的是那些不负责任,劈腿,不伦,变态,家暴等的行为,与同性恋或是异性恋无关。

另外,动物的世界里一样存在着同性恋的倾向,所以我并不认为大自然法则里并没有同性恋可以立足的空间。那宗教和法律呢?我的观点是,这些都是由“已经存有偏见的人”所编写出来的东西,所以当然会阐明并极力谴责与排除“不一样”的人。法律里有许多包含歧视成分的条文,随着人类思想的进化与开明,许多有歧视性的条文(像是种族歧视与性别歧视)都逐渐的被废除。而我认为,是时候大家应该正视并修改这些歧视同性恋的条文了。为了教育下一代,为了去除偏见与歧视,是时候让我们鼓起勇气做出改变了。

同性恋不是病

同志不是病,他并不会传染。当你对他们有所了解后,你会发现这都是他们天生俱来的倾向。所以不必害怕什么跟风现象,这不是什么追得来的潮流,这更不是什么“西方传来的文化”。西方也有不喜欢同志的人,但是不喜欢并不代表他们不存在或不能存在。大家追捧的韩流我也不喜欢,看到那些不男不女的韩国艺人更让我觉得恶心,所以我就应该想方设法抵制他们吗?当然不是,这世界上难免会有许许多多你喜欢和不喜欢的东西,与其花时间与力气去排除与抵制那些你不喜欢的东西,何不选择和他们共存呢?我敢肯定有许许多多的人讨厌我,那他们是不是可以因此而抹杀我呢?

共存需要的是了解。

就像朋友,夫妻,恋人之间的关系,如果双方都不去尝试了解对方,那到最后大家也许只会闹得互相猜疑,互相厌恶的下场。人与人之间的共存,就是必须透过对话,透过体验,透过交流才能够达到互相了解的境界。要和同志们共存,那是不可能的吗?我倒觉得不是。只要大家真的愿意去细心的聆听,细心的观察,大家应该也能够理解同志。只要媒体不再报导歪曲的事实,各方团体不再灌输偏执的观念,大家愿意张耳聆听,我相信互相理解并不是无法实现的奢求。就让我们敞开心扉,勇敢的踏出第一步吧!

LGBT

我身边的同性恋朋友都是男同志,并没有认识到女同志,双性恋或变性人(至少没有告诉我)。但是对我而言,无论是同性恋,双性恋或变性人都好,我的看法都是一致。

沟通,了解,接受,共存。

对我而言,这是与人相处的基本,无论是与同性恋也好,双性恋也好,异性恋也好。也许这世上许多的纷争都是从误解开始,因为“不一样”而产生恐惧,因为恐惧而拒绝沟通,因为拒绝沟通而无法互相了解,最后造成了彼此的误解,酝酿了磨擦。花一点时间去沟通与了解,让大家能够一起迎接更美好的未来吧!

游行过后剩下什么?

在这之前,我个人并不喜欢所谓的游行,我认为游行只是“浪费时间”以及让参与游行的人“自我感觉良好”的活动。而这一次,在我亲身体验与经历了台北同志游行后,我的看法有什么改变吗?

我仍然觉得游行是难以实现目标的途径。虽然如此,我对游行还是有了些许的改观。也许游行完毕后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但是只要这举动能够激起某人的好奇心去关心与了解这游行的目的,也许就已经足够了。假以时日,或许有一天真的能够实现最终目标也说不定。

同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类的无知。

这…也许是我在寻找的答案。

在这里我得重申我的个人立场:我是可以接受,并且完全认同LGBT的存在。我不会排斥他们,也不会觉得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当然我无法期望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够认同LGBT,许多人还是会坚持自己的信念。但是,我希望有朝一日,大家能够接受他们的存在,停止排斥,停止凌霸。只要大家勇于面对,尝试了解,我相信大家一定能够看见六色彩虹那漂亮的另一面。

当然我并不认为应该只是一味的要求大家了解与接受同志。同志们也有他们应尽的本分与责任。同志们应该体谅大家,给予大家时间去尝试改变,切勿操之过急。如果不想让别人有机可乘的把同志和各种社会问题划上等号,那就应该洁身自爱,远离这些不良文化。只要大家都愿意努力,愿意做出改变,愿意了解彼此,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们能够活在一个没有偏见与歧视的环境,终有一天我们能够无视彼此的性取向而得以和睦共存。

最后,希望风雨过后,有幸能够看见那道美丽的六色彩虹。

Fujifilm X100F, WCL-X100, TCL-X100 | 26 - 28 October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

Report Abuse

If you feel that this video content violates the Adobe Terms of Use, you may report this content by filling out this quick form.

To report a copyright violation, please follow the DMCA section in the Terms of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