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甲年常年期33主日 瑪25:14-30 這是FernandoArmellini神父視頻的抄錄

大家主日好。

一位生活在基督之前很久的自以色列智者,向主說:「請教導我們正確計數自己的日子,以便我們可以獲得內心的智慧。七十是我們年歲的總和,或者是八十,如果我們比較強壯。」他在其編寫的聖詠第90篇中,與我們分享了他關於生命短暫的反省。我們如果不牢記這個真理,就會像愚昧的人那樣冒險,把房屋,即自己的生命,建在不堅固的沙土上。他的生命最終會倒塌和失敗,這樣的生命不會留下任何東西。

或者,我們會有與上主日福音中耶穌提到的十個糊塗童女一樣的結局;那些忘記帶信仰之燈所需的必要燈油的童女,她們最終只能在黑暗中摸索。當你處於黑暗之中時,你會相信在你身旁要告訴你一切的人,但是他們也在黑暗之中。當這些童女睜開眼睛時,她們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已經失敗了。人們也可以為選擇了轉瞬即逝的生命而鼓掌,但最終,不是這些掌聲來證明生命的成功,而是天主的審判。

正是基於這個真理,耶穌要我們以祂今天告訴我們的比喻來作反省。讓我們聽聽它是如何開始的:

「天國有如一個要遠行的人,將自己的僕人叫來,把財產託付給他們:按照他們的才能,一個給了五個『塔冷通』,一個給了兩個,一個給了一個;然後動身走了。」

耶穌安排了四個容易辨認的人物。我們立刻明白,耶穌所指的都是誰。要遠行的人是祂自己,祂于在世生命終結之時,留下了這聖言,然後回父家去了。那三個僕人代表祂的門徒,即那些對祂的召叫說「是」,並有份于天國的人,他們參與了這新世界的建設。

這些僕人就是我們,讓我們好好留意,我們被稱為僕人,而不是雇工或工人。這有很大的區別,因為,雇工或工人工作,為在每天結束時領工資回家。聖經中的「僕人」,與主人有另一種關係。僕人是個人參與主人想做(或建設)之事的人,他們全心投入並分享主人的工程,將其視為自己的工程。

這就是為什麼聖經中「上主的僕人」的頭銜,是保留給以色列歷史中的偉大人物的。比如,梅瑟、達味、先知,那些不為報酬而工作的人,他們甚至冒著生命危險為主工作。

此處加個注解:在新約中,我們看到,有些人把這光榮的稱號用在自己身上。因此,在保祿書信的開頭有:「耶穌基督的僕人保祿(他沒有自稱辣彼)……」還有雅各伯,「耶穌基督的僕人」。這些人一生都在為天主的工程,為福音服務。有一位婦女也有這個稱號,即是瑪利亞,她說:「我在這裡,我是上主的僕人」,我的一生都是你的。此處注解結束。

我們必須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是否意識到這僕人的身份?我是否感到自己參與其中?是否把福音事業當作自己的事業?或者,我是否因為我的利益和福音的利益不同,而有少許的擔心?我是否會像一個領工資的工人,在生命結束時,因自己行為良好,而希望獲得應有的報酬?如果是這樣,我不是一個僕人,我仍然是一個雇工。

我們可以留意到,到比喻結束,都沒有提到酬勞。對於那些看到自己所合作的天主的工程實現的人,只有喜樂會被談及;並且,這是一個很大的喜樂,因為他/她能意識到自己是天主的故事的締造者,這故事不會被取消、被替代,會永遠存留。讓我們現在看看耶穌臨走時給我們留下的遺產。我們作為僕人,我們想知道,我們從祂那裡收到什麼來結出果實。耶穌用來代表其遺產的圖像是「塔冷通」,它不是一個硬幣,而是一個計量或計重單位。

在耶穌時代的巴勒斯坦,使用的是雅典式的「塔冷通」,相當於26公斤的純銀。它具有巨大的價值,計算如下:一「塔冷通」相當於20年的工資。因此,即使第三位僕人只收到了一「塔冷通」,但他也有巨額資金可以用來結果實。

耶穌以「塔冷通」的圖像來指代什麼?祂留給我們什麼遺產?事實證明,有一個觀念很難被消除,即,認為「塔冷通」代表了每個人的素質(天賦);它是天主賜給每個人的,並且因人而異……所以,有些人有繪畫天賦,有些人有音樂天賦;我們也會說,有些人有運動天賦。但是,「塔冷通」並不是代表每個人的天賦;事實上,天主所賜的遺產,與每人所得的天賦和能力成正比。

現在讓我們試著確認,什麼是祂留給我們的「塔冷通」。如果我們是祂的僕人,我們就必須竭盡全力為這筆財富服務。耶穌給我們留下了什麼?我們必須研究福音;我們打開它,會發現它給我們留下了許多禮物:耶穌給我們留下了祂的平安:「我把我的平安留給你們」;還有「我給你們驅魔的能力」,「醫治各種病症和疾苦的能力」,「我給你們一條新誡命」,以及許多其他恩賜。但是,我們想知道,祂最終給我們留下了什麼遺產。

祂在離開這世界之前,給我們留下了什麼?這裡使用的希臘動詞很重要,在這個比喻中,這個動詞是「paredokem」——「paradídomi」,意思是「教導」、「展示」。僕人們攤開雙手,因為祂有重要的禮物要給他們。如果我們回看福音,並找到耶穌在何處將祂的遺產給我們,我們就會發現這個動詞,即在加爾瓦略山上,若望說:在祂在世生命的最後,喝完他們給祂的醋之後,耶穌「就低下頭,交付了靈魂」。

這就是那「塔冷通」,祂的遺產,祂的靈魂(心神),我們將竭盡所能將其付諸實踐。讓我們試著想想:如果耶穌在其在世生命的最後,沒有將這遺產留給我們,世界將會發生什麼?祂就只留給我們一個愛的生命的榜樣,這個榜樣從來不考慮自己,只考慮建設一個新世界,一個充滿愛的世界;祂以自己所有的恩賜見證了這愛,這愛甚至觸及敵人,為傷害你的人獻出自己的生命。

如果這就是耶穌留給我們的所有東西,那麼就只是一個很好的榜樣。但是,誰來給我們力量去相似祂?以那種方式去愛的力量,不會來自我們人性,來自我們的生物屬性;從自然屬性,我們只能得到肉身的衝動,就如耶穌對尼苛德摩所說,「由肉生的屬￿肉」。這來自我們人性的衝動,將我們帶往相反的方向。這靈魂(聖神)是祂留給我們作遺產的神聖生命。這種內在的推動力,新本性,已經被賜予了我們;它是在天之父的生命,是神聖的生命。這神聖的力量引導我們像耶穌一樣生活。一個為愛付出的生命。這就是遺產,現在,我們要竭盡所能,使其結出果實。

現在,我們可以問自己第二個問題:我是否意識到了天主賜給我的珍寶?我是否意識到自己已經領受了帶領耶穌獻出生命的同一聖神?或者,也許對許多基督徒而言,在他們自覺參與其中的利益表中,從最嚴肅的到最平常的,這些是排在最後的,在許多其他利益之後。

現在讓我們聽聽,這三位僕人如何管理這些「塔冷通」:

「那領了五個『塔冷通』的,立刻去用來營業,另外賺了五個。同樣,那領了兩個的,也賺了另外兩個。但是,那領了一個的,卻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銀子藏了。」

那領了五個「塔冷通」的僕人,立刻明白了他所得之物的價值,並立即去使用它。「立刻/立即」表明有需要,不浪費時間。立即將所有能力用於為主所留下的遺產服務。主人離開到回來之間的時間,就是我們生命存續的時間。如果我們要改變世界,我們必須立即開始工作,因為正如聖詠第104篇所說,是天主的聖神,更新了地球的面貌。天主要我們不要浪費時間。讓我們記住,當耶穌派遣門徒時,祂對他們說:「沿路不要問候任何人」,直接去執行你的使命。

這段福音呈現了僕人們的行為。前兩個僕人充滿活力、上進、勤奮,他們將資金翻了一倍。他們將所有的能力都放在了主人所給的禮物上。這聖神,即遺產,按照每人的能力產出。

這聖神就如植物的汁液,它們雖一樣,但因植物的不同,結出的果實也不一樣;同理,我們內的汁液——聖神也按照我們每人的能力顯示祂自己,即是,聖神按照我們的能力結出果實。一個人如果擁有非凡的智力,他可以用這智力為罪服務,去製造智能炸彈,或者,為愛服務。例如,一位醫生,盡其所能,不是為了攢錢和感覺良好,而是為了給病人生命。如果一個人有做烘焙師的天賦,他不會出售垃圾來致富,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在其生命中吃到盡可能好的食物。另外,若有人有能力成為一名記者,他必須將這種才能用於愛的服務,從而為真理、為正義服務,而不是為某些有權勢之人的利益服務。

這就是聖神的果實,保祿在《迦拉達書》第五章中對此有所闡述。這果實就是愛。想像一下,一個由聖神所引導的世界,其中一切都變成了愛,每個人都關心兄弟姐妹們的生命。喜樂也是聖神的果實。那些將自己的技能和天賦用於為耶穌留給我們的遺產服務的人,他們建立喜樂,希望每個人都開心;聖神的果實是寬宏大量,不拘小節;它是良善、溫和、忠信、柔和、節制。讓我們想像一個這樣的世界,每個人都將自己的天賦用於為聖神服務……這就是天堂。

第三位僕人將自己的才能、天賦埋在了地下,沒有用自己的技能為愛服務。這恩賜必須被用於投資,它是珍寶。如果我有很多金條,我把它們放在保險櫃裡,時不時地,我會去看它們是否在發光……那麼,它們就是無用的,不產生任何東西。要使它們有所產出,我必須使它們流通,那麼這些金條就能產出房子、學校、幼兒園、醫院、橋樑、道路、麥田……如果一個人埋藏了這神聖的生命,繼續按照肉欲生活,按照生理生命的本能生活;那麼,我們很清楚,這將結出肉身的果實,即保祿在《迦拉達書》第五章中所描述的:淫亂、不潔、崇拜偶像、施行邪法、仇恨、競爭、嫉妒、不睦,等等。聖神沒有起到作用;人們用天賦來為罪服務。

實際上,這第三位僕人,在埋藏聖神之時,也將自己這個人埋藏了;他放棄了賦予他「人的特徵」的天賦,因為,我們之所以成為人,是因為我們有自由去愛的能力,就像在天之父一樣。我們不知道,第三位僕人為什麼要做這麼愚蠢的事,他埋藏了自己作為人的生命。現在,是時候評估他們每人所做的選擇了。

讓我們聽一聽,主人關於如何管理其遺產所作的判決:

「過了多時,僕人的主人來與他們算帳。那領了五個『塔冷通』的上前來,呈上另外五個『塔冷通』說:主啊!你曾交給我五個『塔冷通』,看,我賺了另外五個『塔冷通』。主人對他說:好!善良忠信的僕人,你既在少許事上忠信,我必委派你管理許多大事:進入你主人的富樂吧!那領了兩個『塔冷通』的也前來說:主啊!你曾交給我兩個『塔冷通』,看,我賺了另外兩個『塔冷通』。主人對他說:好!善良忠信的僕人,你既在少許事上忠信,我必委派你管理許多大事:進入你主人的富樂吧!」

很久以後,那些僕人的主人來了。這裡沒有說他回來,這是他第二次來。第一次,祂來賜下祂的禮物,即祂的聖神。第二次,祂來評估(僕人)用這禮物做了什麼,「與他們算帳」。這個翻譯有點強烈:「συναιρειλογον」——「sunaireilogon」,意思是「開始與他們交談」。祂完全放心地交托出祂的財產;祂沒有建議祂的僕人怎樣去使用,祂信任他們,但現在,祂想知道他們用這些財產做了什麼。讓我們注意,祂不是想取回祂已給出的禮物;祂已給出禮物,就是這樣;祂沒有讓僕人對其有所作為,並將其歸還;祂只是想知道:你以你的技能做了什麼?你是否有用它們來為這禮物服務,以使它結出果實?

前兩位僕人的回答是:「我收到了,並賺了。」他們很清楚,他們所領受的是一份恩賜,他們不必歸還,而賺來的是他們的;此處的智慧是:他們知道,自己已經領受了一份巨大的珍寶,要使它為自己結果;他們付出愛,在人類中成長;他們全身心地去愛,他們的生命全是愛,全是對兄弟姐妹之所需的關心。他們都得到了相同的讚賞。「好!善良忠信的僕人,……」耶穌曾對那富裕的少年說:「善的只有一個,(就是在天之父。)……」現在,耶穌告訴這位已充分建立愛的僕人:「善良忠信的僕人……就如你的在天之父。」他是值得信任的。如果你在少許事上是忠信的,你建立了愛,你忠信地使用了這份賜予你的禮物,那麼現在,來領受「額外的」吧。「額外的」就是天主的喜樂,成為天主歷史建設者的喜樂,這是可以留存的;但是,天主聖言偉大的光榮會結束。

讓我們試著問自己:我們是否想過,要讓我們內的天主子女成長,天主的國必須在這世上成長?問問自己。

現在讓我們聽聽對第三位僕人的判決,他是比喻中的重要人物,雖然他不是主角,但是整個敘述都傾向於他;耶穌想要強調那應受譴責的行為。讓我們聽一聽:

「隨後,那領了一個『塔冷通』的也前來說:主啊!我原知道你是個刻薄的人,在你沒有下種的地方收割,在你沒有散佈的地方聚斂。因為我害怕,所以我去把你的『塔冷通』藏在地下;看,你的仍還給你。主人回答說:可惡懶惰的僕人!你既知道:我在沒有下種的地方收割,在沒有散佈的地方聚斂;那麼,你就該把我的銀子,交給錢莊裡的人,待我回來時,給我連本帶利取回。所以,你們把這個『塔冷通』從他手中奪過來,給那有了十個『塔冷通』的。因為凡是有的,還要給他,叫他富裕;那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由他手中奪去。至於這無用的僕人,你們把他丟在外面的黑暗中,在那裡必有哀號和切齒。」

從第三位僕人的口中,我們聽到了對天主非常苛刻的判斷。「你是個刻薄的人,在你沒有下種的地方收割,在你沒有散佈的地方聚斂。」這裡看不到天主的愛,看不到祂對子女的慈愛。是誰把這樣的天主圖像放在他腦中?一幅「老闆」的圖像……不像其他兩位,他沒有明白自己所領受的是一份恩賜,無需歸還主人任何東西。他已經被賜予了這遺產,他本可以變得富裕,變得很好,但是相反,他繼續將自己視為領工資的工人,必須沒有失誤地工作。他沒有明白,要使主人所賜的禮物結出果實,這果實屬於自己:就是使他人性化的愛。

這種天主圖像所帶來的後果是,人們害怕會毀壞一切。如果我們不明白,天主自由地愛著我們,即使在我們犯錯之時;我們又如何能明白,自由地愛,使我們成為祂的子女,使我們像真正的人一樣成長?當我們去愛,我們就成為真正的人,受祂自己的生命所激發。正如比喻中所見,主人非常憤怒。祂不能容忍別人對他有這樣的想法。

他用三個形容詞來評價這位僕人:你「不配(unworthy)」:通過這個詞,即「ponerós」=「不配(unworthy)」,主人告訴祂,「你被排除在我的關係之外,你認為我很粗暴,你不明白我是愛,且只是愛,即使是對那些犯錯的人。」然後是「懶惰」,即「oknerós」,你不是忙,而是懶惰,對兄弟姐妹的益處漠不關心。接著是「無用」,即「acreios」,意思是你是沒有效用的,你的生命是一種浪費,因為它沒有被投入到愛中。

這還不是全部,因為主人斥責了僕人對祂的想法。顯然,祂很憤慨……「如果你是這樣想我,認為我是個收割者,這是你對我的想法,那麼你就要小心後果;你應該把一切放到錢莊裡,我會連本帶利地取回。你是如何看待我的?你認為我會拿走我已經給你的恩賜嗎?」

主人談到的錢莊是什麼?是團體的生命,他們知道自己手中握有什麼遺產,並使其結果。這是由門徒們組成的團體,他們受聖神感動,為兄弟姐妹們服務。在這個團體中,每個人都蒙召去服務,使有需要的人快樂。這位懶惰的僕人使自己的「塔冷通」被拿走了。因為他沒有施行應有的服務,所以現在,他的「塔冷通」被給予了那位已經很忙的僕人,其實是那位對團體投入最多的人;他將施行本應由懶惰之僕所施行的服務。

對懶惰之僕的懲罰是:「你被排除在那些屬於天國的人的喜樂之外,你將被扔到黑暗之中。」那些被丟到黑暗之中的人,就是那些生命失敗的人。「你不在天國之內,你屬於舊世界,那裡積攢財物,充滿競爭;你是不為愛所動的人。」在舊世界中,到處是為強迫和支配而發動的戰爭。這不是詛咒你下地獄,它是一個事實,因為在你內的神聖生命,即聖神,被埋藏了,你使自己失去了人性。

我們想知道,是否真的存在這樣的三位僕人,兩個是完美的,另一個除了埋藏一切,其他什麼也沒做。這樣的僕人是不存在的。耶穌是閃族人,而閃族人喜歡這種極端鮮明的對比,為使人們認識到天主對我們的期望:「要麼被祝福,要麼被詛咒」,沒有中間狀態,「愛或狠」,「快樂或悲傷」,……這樣的僕人是不存在的,真正的好僕人,如果他們有一些「塔冷通」,那已經是非凡的東西了。而那些只收到一個「塔冷通」的人,無論是什麼,他在生命的最後也會將它呈現出來,因為沒有人會在其生命中完全沒有愛的行為,這些愛的行為都是來自聖神,即,納匝肋人耶穌留給我們的遺產。

祝大家主日愉快,並過好新的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