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坚韧的信仰可以比肩智慧的美德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作者:宁缺| 编辑:海阔天空| Page:Cathy

在主流史书中,美国独立战争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殖民地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自由民主的解放战争。它第一次将欧洲启蒙运动的自由哲学思想大规模地付诸实践,体现了一种新的进步的政治精神和价值观念。据称,美国独立战争还是人类战争史上以小胜大、以劣胜优、以弱胜强的最杰出战例。在美国的先哲们的杰出领导下,北美军民经过8年之久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以仅有200多万人口的北美13个州,最终打败了拥有近3000万人口的世界第一工业国大英帝国。

真实情况真的是这样吗?先拿英美双方的实力来说,美国独立军和英军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北美地区十三个州人口共计不到300万——这里面还包括近半数“吃里爬外”的亲英派,工业基础薄弱,财力匮乏,完全没有海上力量。而英国当时仅本土人口就六七百万,算上殖民地人口则超过3000万,国家财力雄厚,已经开始进行工业革命,并且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对北美十三州掌握着绝对的制海权。

如此悬殊的实力对比,按照正常理性的逻辑思维和数字推理,独立军有胜利的可能吗?当然没有。实际情况也是如此,美国建国先贤们在独立战争初期连续失利,在开始几年的时间里英国一直占优。1776年英国在纽约击溃了华盛顿率领的1.8万多独立军。华盛顿带领的独立军撤至特拉华河畔时,兵力不过4000余人,根本没有力量再反叛英军。战争连续失利之后,激情与爱国主义消失殆尽,热血沸腾的志愿军都变成了要拿钱收买的雇佣军。让我们通过一些文字描述感受美国独立军初期在英军凛冽攻势下的狼狈:

随着殖民地人发现军事活动有极大的困难和危险后,热情消退了。很多人更愿意留在家里,呆在安全的地方,就象华盛顿将军形容的“烟囱的角落”。战争早期,华盛顿写道:他对“用志愿兵完善军队”感到失望。华盛顿考虑到:当仇恨刚开始的时候,志愿者会蜂拥参军;他预测“当第一波热情结束后”,那些本着“高尚意愿”参军的人,将少得可怜,如“沧海一粟”。他是对的。1776年,战事继续,很多殖民地被迫向士兵提供奖金、衣服、毯子和延长假期,或者参军的时间少于国会规定的一年。

接下来的一年,国会命令所有参军的人必须签约三年;或者在冲突期间,要一直留在军队——哪个时间长,算哪个。颁布此项命令时,金钱和土地就成了绝对必要的奖励措施。各州和军队也开始利用口才圆滑的招募人员游说志愿者。华盛顿将军已经开始催促征兵了,他说:“政府必须采取强制措施。”1777年4月,国会提交了一份草案。1778年年底,当很多州无法招募到国会要求的志愿兵人数时,都进行了征兵。

而且,1778年开始,新英格兰各州,后来北方所有的州,都招募黑人;开始时,国会禁止这么做。最终,大约5000名黑人为美利坚扛起了武器,大概占大陆军总人数的5%。黑人士兵为美利坚的最终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1781年,法国军队的资深军官Baron Ludwig von Closen说:大陆军里“最好的武装(军团)”,其75%的士兵是黑人。

更漫长的服役彻底改变了军队的组成。1775-76年,华盛顿将军的队伍清一色是自由男性。但很少有农场主愿意参军,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要是土地不能出息,他们没钱纳税,就要失去财产。1777年后,典型的大陆军士兵都年轻、单身、没财产、拮据,很多情况下,完全就是一个穷光蛋。在有些州,象宾夕法尼亚,四分之一的士兵是贫穷的新移民。爱国主义靠边站;现金和土地奖励给这些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机会。来自康涅狄格州米尔福德的约瑟夫•普拉姆•马丁,就承认他是为钱从军。后来,他回忆起当时心里的盘算:“如果一定得去,我也最好尽量多弄一些给自己。”

很多历史资料把国父华盛顿塑造为非常伟大而有威望的人物,其实不然。独立势力推选年轻的华盛顿为大陆军总司令,与其个人威望关系不大,部分是因为华盛顿是独立派高层里唯一一个有军事素养的成员。总司令这个位置在“系统内部”也不是很受欢迎——当时大伙都知道,独立势力根本就不是英军的对手,独立派输的可能性比赢的可能性要大得多,而一旦事败,“总司令”必然是要上英国人的绞刑架的。说白了,华盛顿真正最大的威望来源就是敢为美国独立事业上断头台。

1777年冬,费城陷落,独立军在一次次战败中,终于到了绝境,再无前路可走。华盛顿的军队被困在了一个被叫做福吉谷的地方,败兵残将缺衣少粮,覆灭在即,英国殖民者的断头台已经摆在了面前。在死亡面前,国父华盛顿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一如独立战争开始时的执着与坚韧。他没有抱怨神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没有帮自己一把,没有抱怨为什么要让独立战争进行得如此艰难,没有抱怨什么要把自己逼入如此窘迫的绝境,没有抱怨跟着信仰为什么最后会走向断头台。华盛顿所做的仅仅是每天走到福吉谷的森林里虔诚地祈祷,祈求神的指引。

名画:the prayer at valley forge 华盛顿在福吉谷中祈祷

神终于被华盛顿的虔诚所打动,弹尽粮绝的独立军竟然奇迹般地挺过了那个严冬,更大的神迹还在后面。法国、荷兰、俄国、西班牙与英国在全球的各殖民地陆续发生冲突,相继对英国宣战。法军和英军在西印度群岛打作了一团,之后荷兰和俄国也加入到了援助美国独立势力的行列。荷兰向美国提供了700万英镑的金币,而俄国叶卡捷琳娜二世则派遣俄国舰队为来往于美国与欧洲之间的“中立国”商船护航。到了1778年,西班牙海军也加入了北美战场,至此英军在北美已经处于劣势地位。

到了后期,法国皇家海军参战人数则达7.5万人(7.25万名水手和2500名军官),其中仅直接参加约克镇战役的法国海军官兵就超过了1.5万人,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同时期北美大陆军的总兵力。独立战争的最后一个大战役,约克镇战役结束后,在受降书上签字的三个人里两个是法国人——法国陆军中将罗尚博伯爵、海军中将德格拉斯伯爵,剩下一位是华盛顿。

可以这么说,在真实的历史里,英国不是被美国独立势力正面打败的,而是因为在全球范围内四面迎敌,焦头烂额,已经无法再有过多的精力投入到美国战场。但是美国独立建国的先贤们始终没有放弃,面对死亡依然坚韧不拔地挺立到神迹出现,这才是美国建国能够成功最大的秘诀。

名画: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

今天为中国百姓消灭中共、争取自由的新中国联邦与当年的美国独立派是何其的相似。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要做的不是一个建筑工程,不是一个资本项目,不是当网红、赚流量,更不是中共军事电影宣传片里吹个冲锋号就可以取得胜利的杜撰戏码。毫不夸张地说,我们面对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威权政府,这个政党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全部资源牢牢掌控在手里,周围围绕着全中国最高智商的犬儒精英。在中共从弱小到壮大的历史里,所有举国之力企图消灭这个政权的尝试都失败了。国民党失败了,美国失败了,同样是集权巅峰的苏联也失败了。现在这个穿越历史的神圣职责落在爆料革命的肩上。

在强大的中共面前,爆料革命没有之前的灭共势力有更硬的枪,没有之前的灭共势力有更多的钱,爆料革命承担这个历史重任的根本底气纯粹来自天意。我们总说新中国联邦承载了天意,那么天意在哪呢?《尚书•泰誓》有云: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上天通过百姓观察,通过百姓倾听。用更直白的话说,天心即是民心,民心即是天心。近年来,环境在中共刨根挖底掠夺下到处面目全非,法制在中共傲慢无知的践踏下尊严尽失,中共百姓在集权的高压统治之下忍耐已到极限。中国人在共产党的铁拳下被折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恨共产党也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就是最大的天意。

新中国联邦上承天命,这点所有的战友都可以亲身感受到。文贵先生引领爆料革命以来,中共如日中天的气势急转直下,相继遭遇到中美贸易战、中共病毒引起世界公愤等一系列致命的重击。而中共内部更是四分五裂、人心思变,权斗波诡云谲,各种力量的较量风起云涌。

反观新生的新中国联邦,周围奇迹般地聚拢了天南地北、无私奉献的精英。新中国联邦的战友们都称自己为义工,何谓义工?就是为爆料革命无私奉献的工作者。这些人没有盗国贼、官二代的万贯家产等着继承,大部分人还需要自己赚钱养家,都是在不脱离本职工作的基础上全力参与爆料革命。白天辛劳,夜晚牺牲休息时间工作到深夜,周末更是无私无我,全力以赴。没有报酬,无须奖励,承担着巨大的风险,却连自己的名字也只是一个代号。即便如此,仍然有无数觉醒的中国人前赴后继参与其中,新生力量绵绵不绝。

灭共是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业,是这个时代最紧迫、最重要的事业。我们新中国联邦的战友,以决绝的勇气、坚韧的毅力勇敢地投入到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业中来。无论我们前进路上遇到多么强大的对手,遇到多么艰难的险阻,就算我们身处绝境,就算我们历尽艰险,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对真理和正义的信仰,永远不会忘记对自由和光明的追求。让我们像美国国父华盛顿一样,在看似无路可走的绝境面前坚韧不拔地做一棵疾风之中的劲草,让我们在所有人都感觉沮丧的情况下依然一如既往地坚持自己的理想。我们相信,万佛万神必然庇护正义,风雨过后,终能见到彩虹。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