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品酩享微醺

酒為詩魂,唐詩三百酒不缺

兩位好友不約來訪,小高驚喜惶恐,喜的是貴客臨門、蓬蓽生輝,慌的是斗室陳陳相因、失枝脫節,幸好吾友能隨遇而安毫不介懷。

吾友開門見山說道來訪之行無他,朋酒之會而已。隨即將攜來的三瓶酒放在桌上。朋友指著一瓶立馬就要暢飲的酒說道:這酒單純酌飲可也,如佐以清淡食料如生魚片者尤佳。

小高和女主人心想,居所附近餐館多係冷凍生魚片,品質、口感差堪與此酒適配,隨即想到家中有一包雲林花生和女主人親手烘焙的三味堅果,花生堅果淡香順口,小高建議吾友何妨嚐試?兩人聞此建議竟拍案叫絕:好一個美酒花生堅果,快意、妙哉!

三味堅果是女主人自己烘烤,情真、味美。

好酒當然也要有好的酒器才能更顯其補苴調胹之功,由於這酒要低溫涼飲的口感最佳,朋友知道小高有蒐藏各式酒器之好,便要求小高快快拿出所藏涼酒器備而用之。

點選照片可放大檢視

朋友攜來的三款酒中,其中一款是「CHOYA黑糖梅酒」,這並不是什麼珍貴名酒,新光三越超市一瓶680元,但這可是吾友知道不擅飲酒的小高說過,只有這品牌的梅酒拌上雪碧汽水,才是小高極少數能飲的調味酒,因此特地千里迢迢從日本捎回來給小高,吾友這番隆情盛意小高莫敢或忘啊!

酒其二是「山柚子」。酒的原料取自高知縣的特產「無農藥柚子」釀製,是一款酒精度只有8%的水果酒,朋友表示非常適合小高這種不擅飲酒之人調成雞尾酒淺酌一番。此酒雖然只是高知縣隨處可買的地方酒品,卻是吾友們為了不擅酒飲的小高,特意在日本費心挑選,此情此意,才真是長長酒酒啊!

酒瓶的瓶頸上有水果沈澱物,是正常現象。

最後壓軸就是這瓶吾友來寒舍聚飲的名酒,號稱「日本一」的清酒「獺祭二割三分」。

一整顆去殼的米所釀成的酒稱為「米酒」,

去殼後再把米磨去外層30%利用留下的70%精米釀成的酒才有機會稱為「清酒」。而精磨到50%的米釀的酒叫「吟釀」,而一粒米能精磨到只留下40%以下釀成的酒才夠格稱為「大吟釀」。「獺祭二割三分」就是大吟釀中的極品,它是利用23%的精米製成,一粒米只取用最精華的23%所釀出來的酒才能稱為日本第一。

獺祭精米步合的等級由低而高分別是:50%、39%及23%。這瓶最高級的二割三分720ml的獺祭在成田機場免稅店賣5000日圓,朋友說再高一個檔次的獺祭是所謂的「遠心分離二割三分」,但光就這瓶「磨き二割三分」在微風百貨超市看到的訂價已高達4800元台幣,這價錢直讓不曾買過酒的小高驚嘆殷浩書空。

點選照片可放大檢視

曾在一場宴席上有親友贈送泰山大人精米步合50%的獺祭,凡飲者皆讚不絕口,小高雖不擅飲,卻已能想像這二割三分的玉液流霞應該會讓酒客們更加垂涎三尺吧。這瓶獺祭還有什麼故事?建請各位看倌點擊底下連結瞧瞧。

吾友表示:弟兄平日各自努力,至多以電話、簡訊彼此關心,今日難得班荊道舊,就拿這瓶「二割三分」盡歡。小高夫婦雖無緣美酒但總不好請朋友們移駕酒肆對飲,就以這味「雪碧黑糖梅酒」與友對酒當歌,不用訴離觴,痛飲從來別有腸的奉陪到底了。

這杯雪碧黑糖梅酒,雪碧汽水和梅酒的比例是9:1,這可是小高過去從不外傳的調酒黃金比例啊!

新豐美酒鬥十千,咸陽游俠多少年。

暢飲之餘,能多一些對酒的思考與想像,這樣有酒香陪伴的人生,才會真正越陳越香。

吾友表示:好酒不在於酒的價格,而在於有沒有酒的故事。只要有了故事,就算市井俗酒也會是好酒。

酒興已開的朋友又說道:酒也是很有「個性」的,有些酒需要「醒」、有些酒需要加水、有些酒需要添冰、有些酒需要溫度⋯,目的都是為了提出好酒最深處的精髓,而好酒也像好茶一般,要觀色、聞香、輕酌,才能體會出好酒的風韻。但有一種人是只要一聽到有好酒就急著往肚子裡倒,哪管什麼酒的「個性」,荒唐的是這種人總能硬掰一堆怪道理就是為了快點過過酒癮,這種能把無知當自以為是者最令人無言。

還有些人以為貴的酒就一定是好酒,卻壓根不知道這酒有什麼故事,更別說要奢望他那滿口酒氣的嘴巴能道出這好酒的好,到底是好在哪裡,簡直俗不可耐,更是浪費了好酒。

更有甚者,不時吹噓自己曾經喝過多麼名貴的好酒,但每一次喝到好酒的故事,充其量就是「張三招待、李四邀宴」,從沒有一次是自己掏腰包買來與人分享的酒,讓人不知是在炫耀往來皆豪賈,還是自曝他自己「人有好酒我與飲之」的小氣涼薄啊。

日本清酒專用涼酒器
喝酒怎能沒有李白?只是今回無需對影就已成仨人。
同場加映:錘揲壓製

酒過三巡,吾友拿出一支採用銅、鐵兩種金屬材質以手工打造的「10公克咖啡量匙」送給女主人,吾友知道女主人有日飲咖啡的習慣。剛好小高家也有一隻現役中的純銅製10公克咖啡量匙,差別在於製程,小高買的是自動化大量生產產品,看照片兩相比較即顯現差異。

右邊是小西光裕作品,錘擊痕跡斑斑可見。(點選照片可放大檢視)
小西作品的杯內的錘痕更是明顯。(點選照片可放大檢視)
小西作品的把柄上黑印是作者指紋。(點選照片可放大檢視)
點選照片可放大檢視

吾友送的這只量匙是日本年輕一輩的工藝家「小西光裕」以「錘揲壓製」技術打造,每件作品上都會呈現不同的錘擊痕跡絕無相同,因此皆是獨一無二。「錘揲壓製」工藝技術是唐朝時從西域波斯引進至中國,而日本又習自唐朝,時至今日,「錘揲壓製」已成為日本金屬手工鍛造產品重要的主流工藝之一。(註:小西光裕的作品最近在鶯歌的陶華灼也有少量展售,和在日本購買會有些許價差。)

走筆至此,小高不禁就想到一篇文章提到:「祖先的文化能得以保留固然是幸事,然而自己丟棄的,卻成了他國的文化象徵,也是件頗讓人唏噓的事」。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酒總有喝完的時候,但是何時再聚,何日再飲,從來不是我們的話題,因為即然是朋友,這裡就是家,何須待到重陽日才能把酒話桑麻。

Created By
James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