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saw Ridge 鋼鐵英雄

精彩影評
迴避探討人物的內心的灰色地帶。這使《鋼鐵英雄》呈現為簡單的黑、白、紅式敘事——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和以血色暴力的視覺衝擊為牽引的薄弱敘事。

Entertainment Weekly | Leah Greenblatt

根據戴斯蒙·多斯(Desmond Doss)這位傳奇的二戰美軍軍醫的真實故事改編,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 )運用其為人稱道的戰爭電影拍攝技術很恰當的還原了這段傳奇。戴斯蒙·多斯在1942年參軍,被派往沖繩戰場,由於是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信徒他拒絕攜帶或使用武器,因此被任命為軍醫。在殘酷的戰場上,未使用武器的戴斯蒙一共拯救了75名傷員,自己三次受傷。1945年他被授予美國陸軍榮譽勛章。

圖片資料:左圖為戴斯蒙·多斯受勛 | 右圖為戴斯蒙及其妻子Dorothy

《鋼鐵英雄》的前半部分,展現了戴斯蒙·多斯在弗吉尼亞州鄉下淳樸歡樂的童年生活以及與美麗的護士多蘿西(泰瑞莎·帕瑪)相愛的浪漫青年時代。後半部分,隨著戴斯蒙投入沖繩戰場,人物開始經歷其信仰與戰爭戰爭暴力的巨大衝突與掙扎。對沖繩戰場的慘烈戰況的描寫,將所有觀眾直接拉入那個人間煉獄。

電影中的Dorothy與戴斯蒙

電影後半部分會讓所有觀眾繃緊神經——被炸碎的四肢與四濺的血漿,通過這些強烈的視覺描寫,電影後半段明顯的要比前半段更吸引人。《鋼鐵英雄》無可避免會陷入與《美國狙擊手》的對比之中,兩部影片都專注於講述一個戰爭英雄榮光的背後其內心的掙扎與靈魂的苦痛。然而,《鋼鐵英雄》儘管整體不錯,卻迴避探討人物的內心的灰色地帶。這使《鋼鐵英雄》呈現為簡單的黑、白、紅式敘事——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和以血色暴力的視覺衝擊為牽引的薄弱敘事。

觀眾感受到的是一幅如此殘忍的圖景——人類在一幅名為毀滅的巨畫中奔馳,四濺的鮮血是這般心碎又是如此美麗,瞠目的怪異美感。

The Hollywood Reporter | David Rooney

暌違十年,梅爾·吉勃遜重執導柄的《鋼鐵英雄》再一次證明了他優秀的敘事能力。如何讓觀眾繃緊神經、情緒高漲,在何種情況下佈置爆炸式的高潮,這些手法在本片中一一呈現。這是一個關於勇氣、愛國、信仰以及不移信念的故事,這些也是梅爾·吉勃遜歷來指導作品中常見的要素。這些要素也在這樣一部非暴力式英雄史詩中很好的表述出來,繞開了以往類型影片的窠臼。

每一個熟悉二戰歷史的人都知道這場戰役的結果——美國軍隊在巨大的犧牲下佔領了沖繩。然而,已知結局並不會降低電影後半段戰爭場面的強烈感官衝擊。碎裂的現實在新兵們登上鋼鋸嶺的剎那即宣告上演,令人暈眩的、直擊臟腑的真實戰爭場面,讓觀眾幾乎沒有時間去分辨哪些人物已經被擊倒或殺死。絕望是劇烈的,且在持續的進攻中被一次次的延伸、加強。梅爾·吉勃遜一直以來都極擅長描繪大型的衝突場面,這在《勇敢的心》(Brave Heart)中即有體現。這次他也一如既往的善於此道,頗為亮眼的是,在令人窒息般密集的殘酷戰爭中,梅爾·吉勃遜還游刃有餘的設計了幾組場景,動人的交代了戴斯蒙和一直懷疑戴斯蒙的史密提的和解與惺惺相惜。

拍攝現場的精彩爆破場景

攝影指導Simon Duggan,剪輯John Gilber和視效總監Chris Godfrey共同編織了瞠目結舌的戰爭場面。炸裂血肉的手榴彈、四處橫飛的子彈與火焰,這些殘酷畫面一方面交織出骯髒、泥濘到幾乎無法辨別任何具象的戰鬥場景,另一方面,所有的細節又是那麼的清晰透徹一覽無余——在這種清晰感與污濁感之間,觀眾感受到的是一幅如此殘忍的圖景——人類在一幅名為毀滅的巨畫中奔馳,四濺的鮮血是這般心碎又是如此美麗,瞠目的怪異美感。

《鋼鐵英雄》在澳大利亞攝製,攝製地因素也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影片卡司的選擇。影片的澳大利亞演員都呈現了令人信服的演技,他們演繹的美國角色恰如其分。雨果·威明(Hugo Weaving )出演戴斯蒙的父親——一位因為戰爭失去了所有好友的退伍老兵,瑞秋·葛莉菲斯(Rachel Griffiths )演繹了戴斯蒙的母親,他們的出色演技為這兩個內心飽受戰爭摧殘的人物形象貢獻了不可小覷的深度。

左圖:泰瑞莎·帕瑪飾演Dorothy | 右圖:雨果·威明與瑞秋·葛莉菲斯飾演戴斯蒙的父母

泰瑞莎·帕瑪(Teresa Palmer )飾演的是戴斯蒙的妻子多蘿西,這是一個容易淪為花瓶的角色,但是泰瑞莎·帕瑪的演技為我們呈現了一個不一樣的角色——這個女人含蓄的堅韌、明媚的善良、對丈夫的信念,這一切品質性情讓我們揪心於這個角色的魅力,並感歎她與戴斯蒙的結合宛如天作。

諷刺的是,電影展現“堅持不使用武器”的和平主義英雄史詩的手法恰恰是瘋狂地展現這位英雄所譴責的暴力與血腥。

RogerEbert.com | Matt Zoller Seitz

《鋼鐵英雄》簡直是一團糟。電影的敘事匆忙且寡淡,更諷刺的是,電影展現“堅持不使用武器”的和平主義英雄史詩的手法恰恰是瘋狂地展現這位英雄所譴責的暴力與血腥。但是,值得肯定的是,這部電影是近十年來為數不多的原創動作片,也是今年度唯幾的能被被稱之為宗教電影。《鋼鐵英雄》由以R級片馳名國際影壇的梅爾·吉勃遜指導,他藉由執導《勇敢的心》(Brave Heart)、《耶穌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和《阿波卡獵逃》(Apocalypto)奠定了其山姆·畢京柏(Sam Peckinpah)後繼者的地位。這部電影在形式上,與以往梅爾·吉勃遜的影片異曲同工,皆追求無序與混亂,同時展現其鑒定的宗教信仰。

戴斯蒙與Dorothy的相識、相戀

電影的前半段發生在1920到1930年代的弗吉尼亞州鄉下,講述英雄戴斯蒙的童年與青年時代。影片畫面那溫潤的色彩讓人聯想到諾曼·洛克威(Norman Rockwell )筆下情感真摯的畫作。敘事上則是典型好萊塢式的——由前半段的和平歲月過渡到後半段暴力的戰爭時代。然而,前半段一本真經的運鏡和故事情節並不那麼自然,甚至有些詭異。讓人頻頻聯想到約翰·福特(John Ford )的家庭倫理劇。更成問題的是,梅爾·吉勃遜非常執著于運用“暴力”與“驚嚇”這兩個元素來吸引觀眾注意力,儘管在影片前半部的許多溫馨場面並不需要這樣的手法。(比如在戴斯蒙第一次約會多蘿西時,梅爾·吉勃遜塑造這類場景中幽默和緊張感的手法竟然如同恐怖電影的手法一樣,頻頻設置令人懸心不安的小橋段和黑色幽默般的沉默)

電影後半段與《拯救大兵瑞恩》(Saving Private Ryan)頗為相似,當然如果只論觸目驚心的爆炸場面或者血腥程度,《鋼鐵英雄》無疑是贏家。

這部電影既笨拙又亮眼,雖然拙劣卻又同時精彩。

《鋼鐵英雄》這部電影甚至自己也意識到,如果沒有持續的血脈噴張的畫面,這部電影並沒有其他精妙的手法來展現戰爭的殘酷。當電影中其他人物質疑戴斯蒙的信仰時,這種難以自圓其說的尷尬依舊存在——他們滿面疑惑,顯然,戴斯蒙的回答根本無法令他們信服。

《鋼鐵英雄》的預設就是英雄戴斯蒙比他周遭所有的人都要完美,甚至比這部講述英雄戴斯蒙的故事本身更完美。這種設置導致影片中的戴斯蒙和他的同伴史密提(Luke Bracy)的關係之密切,羈絆之深重甚至遠超戴斯蒙與她妻子多蘿西。史密提在起初厭惡戴斯蒙,不理解戴斯蒙堅持的信仰,他甚至折磨、迫害戴斯蒙。在戰爭中,史密提漸漸理解戴斯蒙,最終更是演變為敬重與仰慕。沖繩戰場上史密提仰望戴斯蒙的樣子,讓人聯想起梅爾·吉勃遜的另一部電影《耶穌受難記》中耶穌的門徒仰望基督的場景。電影中的戴斯蒙是那麼的與眾不同,一如耶穌基督,如此的安詳無爭,那般的善良純粹,宛如天使而非凡胎。戴斯蒙是一個非常理想化的人物,安德魯·加菲爾德(Andrew Garfield)的演繹則是將之化為凡人,一個遠離世俗煩擾的理想化個體。

戴斯蒙單人徒手共解救了75名傷員

這部電影既笨拙又亮眼,雖然拙劣卻又同時精彩。簡而言之,這部電影難以用一句話或者一個畫面來概括他背後的深意。這也是為何,比起觀看這部電影,討論它與思考它倒顯得更有興味。說真的,我很好奇假如真正的戴斯蒙·多斯尚在人世,他會如何看待這部電影?

重歸影壇的吉勃遜不僅將選題放在了他自己最熟悉的類型片中,選擇取悅他最忠實的觀眾,大打安全牌的他,更選擇了那片養育他、助他走上電影之路的故土家鄉。

Movie Nation | Roger Moore

梅爾·吉勃遜對於血腥殘酷這類令人心生不悅的戰鬥場景極為擅長,同時,他熱衷於表現個中的殘忍乃至殘暴。他不停地用影像提醒著觀眾們——所謂“感人肺腑 ”就是要先把肺腑、殘肢、腸漿一一袒露。

鋼鋸嶺戰場,左圖為紀實資料,右圖為電影劇照

就算這部電影中全部的澳洲演員都沒有放棄演技,這部電影似乎從最開始就沒打算說服觀眾他們的置景是在美國弗吉尼亞州。或許,出色的置景可以將沖繩島重現在澳洲沙漠中,但是請問你要如何將美國的藍嶺山脈復刻到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州?重歸影壇的梅爾·吉勃遜不僅將選題放在了他自己最熟悉的類型片中,選擇取悅他最忠實的觀眾,大打安全牌的他,更選擇了那片養育他、助他走上電影之路的故土家鄉。

導演梅爾·吉勃遜在片場
《拯救大兵瑞恩》之後最好的戰爭片

豆瓣 | nVIDIADriver

第一部是愛情戲,非常學院,風格老舊但還算有趣,有很多老電影的風格。第二部分的訓練營,這裡邊有模仿《全金屬外殼》的痕跡,節奏上或多或少顯得乏力,但是好在笑點充足。第三部分的戰爭戲,是我看過的最長、最血腥、“最真實”(至少是觀眾想象中的真實)的戰爭場面。但難能可貴的是並沒有失焦,殘酷的畫面帶給觀眾的不會是變態的享受,幾乎沒人會在這段后會對地獄般的情景有任何好感。在短暫的文戲之後,日軍反撲,悲壯旋律響起,多斯的英雄事跡開始了。對然不喜歡個人英雄主義的煽情,但這一段實在讓人難以稱恨,吉勃遜非常清楚如何取悅觀眾,該殘暴的時候殘暴,該煽情的時候煽情,簡單,粗糲,不拖泥帶水,很明智的沒有去刻意追求對本片而言“毫無價值”的所謂“內涵”。

本片由諸多瑕疵,從應質量上幾乎不能和《拯救大兵瑞恩》相比,但是吉勃遜的個人風格與戴斯蒙·多斯的本人光環彌補了很多東西。尤其在對所謂“精細複雜的劇本”,所謂“深刻辛辣的內涵”有著近乎病態的“吹捧”的現今,放下不必要的矯情,感受一些信念和勇氣帶來的美好感覺,不是壞事。

《鋼鐵英雄》在英語區的觀眾口碑極高,遠高於我的評價,也遠高於電影純粹的質量。大多數觀眾付出了眼淚,掌聲和結束后的長久沉默,尤其是看到不少老夫妻靜靜擦拭眼淚直到片尾配樂結束才默默離去,讓我激起了一種,對導演,對演員,對多斯和對戰爭的參與者——無論是死去的,還是倖存的,一絲感激。

Created By
郭 睿琪
Appreciate

Made with Adobe Slate

Make your words and images move.

Get Slate

Report Abuse

If you feel that this video content violates the Adobe Terms of Use, you may report this content by filling out this quick form.

To report a Copyright Violation, please follow Section 17 in the Terms of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