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华府警察怎么了?

作者:flower花;校对:宁缺;审核:海阔天空;Page:拱卒

华府警察怎么了?

这几天看到一个视频。一名参加MAGA游行者的中年白人男子,被一群黑人男女推搡着。然后,这高大挺拔的白人男子强行挤出人堆,一脸的绅士克制,大步流星往前走。很明显,他想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突然,一个铁塔似的黑人男子,怒气冲冲,箭步追上来。一手举着牌子,上面写着“川普彭斯现在就滚!(Trump/Pence Out Now!)”,手握拳猛力击打白人男子右耳。白人男子毫无防备,直挺挺地脸朝下扑在地上,一动不动,还有人上前用脚踹他的头(据说还有人趁机偷了他的手机)。后续报道说,警察当时抓获了20名滋事扰乱分子。同时组成人墙,隔开安提法人群和挺川民众。安提法人群只好烧美国国旗,发泄不满。看了这视频,我长舒一口气。虽然对安提法更加憎恶,却也为华府的警察暗自叫好——还是美国警察好,这才是真正的警察。

而中共国的警察,多少人沦为中共的打手?哪有暴力执法,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多少警察,强拆时,他们冲在前面,贩夫走卒看见他们像白日见鬼。有天看到一个视频,一个中年男警察,帽子歪歪斜斜,大肚腩在警服里挣扎。一脸横肉,凶神恶煞地指着一个中年女说,你的身份证呢?我要检查你的身份证!女人也很强硬地回答,我没带!警察对周围几个穿戴着保安服的男人一挥手,吼道:带走!男人们就围上去抓扭女人,往警车上拖。中共国警察出警,一般都是一个警察带几个辅警。我分辨警察和辅警的方法是看眼神,辅警虽然也很凶狠,但因为不是正式编制所以不自信,不像真警察那样,眼神犀利气定神闲。女人拚命挣扎着,胖警察站在外围吼道,你如果打到我,我就告你袭警!旁边录像的女人一边哭泣一边哀求,没有这样检查身份证的,没有这样检查身份证的。胖警察反过身来指着这女人怒吼,你再说!连你一块抓!

这就是中共国!“人民警察为人民”可以喊在嘴里,可以挂在墙上,落在实处却是依法暴力执法。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条例》第一条就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属于人民,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工具之一,是武装性质的国家治安行政力量。可所有的条例似乎成了他们打击欺负平民百姓的护身符。经过几十年的历练,中共国警察几乎个个都是武林高手,人人自备金刚罩。什么意思?就是说,中国老百姓一看到警察,本能地退避三尺。警察走在人群中,方圆几米无人靠近,就好像警察身上有孙悟空为师傅画的光环一样。

据非营利组织Influence Watch说,安提法是一种倡导无政府主义、共产主义运动,近年来在全国各地进行了暴力活动。共产主义?我作为一名资深共产主义受害者,闻声变色!难怪曹长青说,在美国的土地上,那些高举美国国旗的人,会输给那些践踏、烧毁美国国旗的人吗?在美国的土地上,那些唱美国国歌、高喊USA的人,会输给那些FXXX不离口的打砸抢群氓吗?我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就像我不相信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中唱的,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一样。有段时间网络流行一个段子:昨天遇到个富二代,说自己是什么集团公司的接班人。我都忍不住笑出声了,一个集团算什么,事业能多大?我上小学时,老师就说我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我傲骄了吗?虽然我已经60多岁了,到现在上面也没人来找我谈具体怎么接班,但我仍然坚持默默地潜伏在社会最低层。内心一直反复默念那句誓言,时刻准备着!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问我需不需要贷款?我说要。对方问要多少?我说50个亿。对方问有抵押物吗?我说有楼。对方问哪里的楼?我说天安门城楼。对方问你是什么人?我回答说共产主义接班人!

当然,这段子充分证明贫穷限制了中国平民百姓的想象。打死你他们也无法想象,真正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艺术建筑系”的红N代们,就是50亿在他们眼里又算什么,人家个个都是上千亿的身家。这就像流传了很久的一个笑话:一个乞丐发誓说,以后我当了皇帝,村里的牛粪都归我捡,面条碗里放大片大片的肉!

中国老百姓受“共产主义“苦毒久矣!当年中国共产党就是用这个乌托邦,骗了多少热血青年抛头颅洒热血。1937年3月,毛贼东写信给史沫莱说“我们认为中国的民主要走美国的道路”骗取美国等国家的支持。政权到手后,立马露出流氓地痞恶棍强盗的嘴脸,高喊打倒美帝国主义!骑在人民头上无恶不作,丧尽天良。当人民开始觉醒,要求宪政改革时,他们的红N代居然厚颜无耻地说:这是我父辈用鲜血打下的江山,你们要,可以,拿几千万人头来换!

当时当我随后看到霍恩Home(被打白人男子)回应的内容是愤怒了。霍恩说,当晚他们同行三人,恳求警方让我们去Hay-Adams旅馆,该旅馆实际上只有不到1/2个街区。他说,警察拒绝了他们,并指示三人进入了“黑命贵BLM暴徒区域”……然后……然后,全世界都为霍恩那流着鲜血意识模糊的脸而心痛。更令人气愤地是,霍恩说,其实当时警察就在附近,居然一直无视黑命贵的暴力行为。直到挺川民众开始反抗,警察这才进行干预。天啊,这还是美国警察吗?虽说华府是左派的地盘,问题是,左派右派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眼睁睁地看着“黑命贵”欺辱自己的同胞?重要到可以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重要到可以蒙昧自己的良心?川曾总统当天发推表示,这些人袭击年长人士及家庭,警察到场的太迟了,市长也未能尽责。亿万卡的推文写道,只要想象一下,如果暴行和愤慨的施方和受方是反过来的话,那暴力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答案,煽动者必会受到谴责和起诉。

想起华盛顿的名言——信仰和道德是民主自由的基础,没有信仰,就不可能培育出人民有良好的道德,共和也就不能逐渐得到完善。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民族,注定堕落和愚昧。比如1949年后的中国, 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中共政府,从小就要我们学习达尔文进化论,灌输人是从猴子进化而来的无神论。从此,开启中国人无所畏惧地互害模式。城里人生产假冒伪劣产品害农村人,农村喂城里人吃用各种农药种植的粮食。以至少现在,除了父母孩子,谁也不相信谁,谁也不敢相信谁。

有人说,人这个东西,放在笼子里就是宠物,被逼到原始森林是野兽,躲到庙里就是和尚……干什么的没有?如果想在一起好好混,必须有相互制衡的规范。无论在组织还是社会里,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干不了坏事,不好的制度会让好人变坏。在法治社会里没必要非要讨论人性本善还是本恶,合理的组织制度,必然是权力与监督同时并存的。既相信你的能力,又怀疑你的本性。用制度激发你性格中天使的一面,用制度威慑你恶魔的一面。因为只有规则和制度,才能让人性的阴暗无法发挥。

所以七哥才说,新中国联邦要有美国式的民主,但要比它更加完善的制度!期待!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