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月刊 蕭耀華 吳舜文新聞獎 2016年平面類新聞攝影獎

中東難民跨界苦旅

中東難民逃離戰禍, 取道巴爾幹半島,北上西歐或德國尋求庇護。 2016年3月,巴爾幹多國邊界關閉,難民滯留......

在塞爾維亞的中繼站, 他們高舉著「我是人,我要離開」的紙板; 然而天地之大,何處可容身?
塞爾維亞的某個中繼站,難民們苦中作樂,和孩子玩起拋接,也許他們也期待著孩子能自由翱翔著,而不是像他們一樣待在此處。
希德中繼站的難民每天三次在固定的時間、地點排隊,等候難民委員會的工作人員代為分發慈善組織捐贈的食物。

排隊有其學問,動作要快,還需謹慎,因為食物的數量有限,若不幸被人插隊,晚一步就領不到,難民為了食物爭執、打架時有所聞。 他們打開塑膠袋,吃著受潮的麵包、喝著冰冷的礦泉水,肚子不餓也不飽,餅乾、罐頭先留著吧,晚點餓了再拿出來吃;早已忘了是第幾天吃這樣的食物,只知道明天依舊吃得一樣。

希德火車站外一處牆上,張貼著波斯文、英文、阿拉伯文三種語言的資訊指南,內容羅列了生活須知、難民資訊和注意事項。 然而白紙黑字卻沒告知,多久會來一班火車載他們離開塞爾維亞。來來往往的難民看得似懂非懂,一臉迷茫,到底該走還是留?

2016年5月,我們來到位於中東的約旦,這裡長期收容周遭戰亂國家難民,但隨著敘利亞內戰五年未止,百萬人民入境,約旦政府與人道組織也陷入長年救援苦境。流離世代進退兩難,飽受醫療與教育匱乏之苦,而邊界仍有無數家庭盼望著逃離烽火、爭取生機......

約旦的北部與敘利亞接壤,綿延約三百七十五公里長,幾乎是一望無垠、無人居住的沙漠。 告別霜雪季節,趁著天氣晴朗,一波波敘利亞人陸續逃離家園。他們背著簡單的家當,白天徒步在沙漠中,夜晚撐起自備的簡易帳棚席地就睡,行走三到五天不等的時間,抵達靠近約旦洛克班(Rokban)和哈達拉(Hadalat)兩地。

因為安全考量,未獲得約旦政府放行進入的期間,他們必須在敘利亞一側的沙漠中搭帳棚而居,在特定時刻才獲准進出約旦邊界,領取水、食物和接受醫療;並且讓老人、婦女和小孩優先進入。 近幾個月難民數量愈來愈多,今年五月上旬,洛克班有五萬兩千名敘利亞難民,哈達拉約有七千兩百位,民生需求皆相當迫切,聯合國難民署邀請慈善組織加入援助之列。 慈濟志工自二月到五月,總計三次驅車前往距離安曼市約四百六十五公里的哈達拉發放物資。

在哈達拉,難民或站或坐聚集在隆起的沙丘附近,沙丘的左側是敘利亞,右側是約旦。他們等候領取物資,同時盼著入境的好消息。烈日下的等待是難熬的,現場躁動而喧嘩,周遭駐守百位約旦軍人,以防秩序失控。

五月份入夏,正午氣溫飆到攝氏三十七度左右,難民汗流淋漓,口渴難耐,排隊等候領水;有一段時期,每天僅有約七千公升的水,供一萬兩千位難民領取。
為數不少的孩童跟著家人一起抵達邊境,平時有難民老師為他們上課,慈濟則帶來書籍、文具等物資分送。從他們的眼神裡,可以看到對知識的渴望。
約旦國內的慈善組織也在邊境援助,在物資短缺的克難時刻,難民一個個頂著裝有滿滿民生用品的箱子,甘願扛起延續活命機會的負荷。
約有一萬兩千位敘利亞難民,滯留在約敘邊境名為哈達拉(Hadalat)的區域。白天,敘利亞民眾雖然被允許越過邊界,進入約旦國境,等候國際慈善團體供應食水,但入夜前必須回歸敘利亞境內。

Made with Adobe Slate

Make your words and images move.

Get Slate

Report Abuse

If you feel that this video content violates the Adobe Terms of Use, you may report this content by filling out this quick form.

To report a Copyright Violation, please follow Section 17 in the Terms of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