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武漢近乎成鬼城,下一個是誰?

伊朗從副總統到衛生部副部長,前司法部長,國家安全外交正策委員會主席,德黑蘭市長全部感染;而副議長,國務委員會委員,駐梵蒂岡大使、駐埃及大使則已經死亡,總統被隔離,議已有23人確診(截至發稿);由此看來,哪怕按照德黑蘭公佈的虛假數字,伊朗也是全球最嚴重的幾個國家之一了,其他嚴重的國家則不是地理上與中共國接近,就是一代一路的重要地緣國。冠狀病毒真的是名副其實的,蔓延世界的共產紅色病毒!

共產黨喜歡鼓吹獨裁專制體制,在應對類似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之類事件中所謂的「制度優勢」,彷彿由政府大包大攬,就是解決一切問題的靈丹妙藥。事實真的如此嗎?恰恰相反。正如同彭斯副總統在新聞中表達的那樣,就他在做州長的時候面對中東輸入性呼吸綜合症MERS時的經驗而言,此類重大公共衛生事件,最終要的並不在聯邦層級,而在於地方。每個州,每個社區,每個街區到每個人,才是抗擊疫情中最重要的單元 —— 恰如美國這個國家的成功,就在於最大程度發揮了每個人的潛能和特長。那麼假設這樣武漢冠狀病毒發生在美國,則壓根就不可能出現全球,全國範圍的傳染:因為在美國當地的,像李文亮這樣的醫生,會成為抗擊病毒的中流砥柱,最大程度發揮自己的作用,而不是收到一紙訓誡書,最終悲慘去世。退一步說,即便發生了傳播,美國的兩黨制衡制度會確保行政當局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三權分立會保證美國社會應對過程政府各司其職、平穩應對,新聞和輿論的自由會讓每一個人以最快時間掌握所有真實的信息。

真相就如陽光,其力量是無窮的。而獨裁體制恰恰害怕陽光,害怕真相,只喜歡欺上瞞下,對內愚弄百姓,對外期瞞世界,最終導致危機爆發。而獨裁體制恰恰是喜歡危機的,喜歡利用危機為其自身謀權謀勢,喜歡在危機中成長,哪怕沒有危機也要迎難而上,創造危機。 當然獨裁體制,最終也會死於自己一手創造的危機。

班農作戰室 PANDEMIC EP-31 精選

杰克·麦克西(Jack Maxey)与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在作战室共同主持了《大流行》节目。杰克(Jack)是作战室的研究负责人,并一直领导着有关冠状病毒的的报道。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