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游戏开始了!

撰稿:Giselle

校对: Julia Win

班农先生在解读川普总统日前召开的白宫记者招待会时强调,对于中共,“我们将使用英国普通法去获得补偿。”

川普总统说,我们有很多方法让他们负责。我们正在做非常严肃的调查,我们对中国不满意,我们对整个局势不满意!因为我们相信,病毒本来可以从源头上被阻止,它本来可以很快地被制止,也不会蔓延到世界各地!我们会让你知道什么是适当的时间,我们正在做认真的调查。

对于川普总统的这番重要发言,美国主流媒体却选择了沉默。对此,班农先生说:“如果主流媒体尽到了他们的本分,这些消息本应该昨晚就被报道了。安德森库珀、唐莱蒙·雷切尔马多都报道了,因为这是爆炸性的!”

Jack Maxey:“中国外交部一位代表今天早上对此发表声明。他说美国政客一再无视事实真相,一直在赤裸裸地说谎。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推卸自己防疫措施不力的责任,转移公众注意力。”

班农先生:游戏开始!

Jack Maxey:这就是我爱你的地方,史蒂夫总有好办法把各种线索结合在一起。英国普通法就适用于此。在尼日利亚,一群代表国家经济利益的律师要求中共国赔偿2000亿美元,为了那些逝去的生命,经济的扼杀,受损市场的艰难,社会的混乱,精神折磨,以及对尼日利亚人民日常生活的破坏。他们双管齐下,将诉状提交给中共大使馆,他们正游说尼日利亚政府向EGG提出诉讼。尼日利亚是普通法国家。

有记者在白宫记者招待会上提问川普总统:德国开出了4300亿美元,对不起,300亿欧元的账单针对中共病毒所造成的损失,你的政府会考虑这么做吗?

川普总统: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比这个更简单。我们有很多比这个简单得多的方法。但是德国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们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们所谈论的钱的数目比德國所说的数目大多了。我们还没决定最后的金额,但会是一笔可观的数目。如果你把眼光放到全世界,我的意思是这是世界范围內的损害,这不仅仅是对美国的损害,而是对全世界的损害。

班农先生:游戏开始了!北京方面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琳赛格·雷厄姆说制裁,汤姆·科顿说撤销他们的主权豁免权,上我们节目的律师说这是公民拽着枪的声音。还有一个在纽约议会的人说,我想回去做同样(利用恐怖保险)的事情,就像当年对沙特的贾斯塔那样,这是恐怖行动。每個人都不会放过中共!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