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不廢江河萬古流 沈思在儒風春陽中

對照大街上攘往熙來的車水馬龍,仲尼急步走過如海棠色一般朱紅的萬仞宮牆,穿過儀門,來到的是杳無人煙的大成殿前一片寬廣屹立的中院,仲尼徐停止步,仰天深吐一口氣。

只因為在這個「藍是天、綠是地、白是雲」的蕞爾孤島遺民,在經歷了無數個天地不仁、大道無情的苦深仇劇日子後,縱然島上現在彷佛還是雲荒萬里,其實則愈趨分崩離析,故而島民們意欲將曾經日漸月染孤島的「論語」加以奉還。

仲尼雖心急如焚卻仍思忖:當前世道要想撥亂世、反諸正,就算是三更燈火五更雞又或是奮力搥擊暮鼓晨鐘,也只是徒然讓生命更加流於蒼白,仲尼頓時感到自己盡是滿身瘡痍,若要有成,已是太難。

思及此,仲尼昔日的干雲豪氣為之煙消雲散,腦已沉寂、口若止水。仲尼明白,自己已不復用能像當年周遊列國般的精神,在這孤島上再一次鼓動風潮。此刻仲尼的心中不只有一股相失於鄭、受困陳蔡的感傷,更有著那「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的棖觸於懷,黯然神傷。

於是仲尼回首與三千弟子、七十二賢人道別。最是分離的時候,愈是情感無泊,「惟酒無量」的仲尼對追隨而來的眾弟子大聲喝道:「典珠玉換凍醪,與爾舉觴莫停樽,西出洛邑將進酒,除醉復何求」。仲尼仰杯一飲而盡,四下卻是一片陳寂,因為身在這板蕩春秋卻無能為力,狂醉之後又能如何苟安?

酒過三巡的仲尼雖然眼已朦朧、步已錯亂,但即使失望還是沒有絕望,畢竟人生還可以堅持的事情已然無多,臨去前,仲尼對著三千弟子與七十二賢人翼翼叮囑:「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現,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酒盡而曲終人散!

二千五百多年過去了,躍馬中原的皇帝可以輪流著做,但是歷朝歷代的皇苑朝堂卻從來不曾會認主人。

仰望著仲尼轉身之後,二千五百多年來仍然清晰可見那巨人長德的背影,因為只有開枝散葉在全世界的每一座孔家大廟,始終還是仲尼的~代代傳承仲尼的守時待命。

也或許,如果能有那麼一天,當孤島上的遺民能夠從藍天綠地白雲的糾葛與束縛中破繭而出的時候,就會再一次的敬偎聖賢而祭如在;在泰山!

Created By
James
Appreci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