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甲年常年期23主日 瑪18:15-20 這是FernandoArmellini神父視頻的抄錄

大家主日好。

有一種對罪的理解很流行,也很危險。這有關於某些人在聽到講道者宣講天主無條件的愛時,所作出的令很多人反感的反應。講道者說:「天主永遠不會將自己任何一個子女趕出家門。天主懷著愛歡迎每一個人,甚至是最大的罪人。」他在宣講福音、好消息,與耶穌降生世界所帶來的好消息是一樣的;祂正是為此而來的……即使我們很糟糕……主也愛我們!

如果我們在教堂聽這些講道,總是會有人搖頭。但是如果我們是在教堂外,我們立即會感受到他們的反應,即使是那些最忠信的基督徒,他們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太舒服了,那麼我也要開始做我想做的事並享受它。」

這些反應揭示出對罪人的嫉妒,這與認為罪是美好的、令人愉悅的、能使人人性化之想法有關;而不幸的是,天主禁止罪。有些人比其他人更聰明,更大膽,他們不怕地獄,享受著所有被禁止的事。

但是,罪不能使人富有;它使你失去人性;雖然它能使你愉悅,但它會毀了你……就像毒品,給你一時的興奮,但然後……想想,最後人會處於一種什麼狀況。這就是愛人類的天主常監督你,指出你的錯誤的原因。

這就像一位懂蘑菇的人說:「不要吃那蘑菇,因為它有毒。」「但我喜歡。」當然,如果你吃了那有毒的蘑菇,警告你的人也不會傷害你,只是你自己毒死了自己。天主告訴你:暴力使你失去人性;姦淫使你失去人性;偷盜使你失去人性;你在尋找喜樂和幸福,但如果你不跟隨我給你的指示,——天主說——你錯了,你將永遠無法實現你的目標,因為你為完美而受造,為幸福而受造,但如果你任意而為,你將永遠無法實現。

在希伯來文中,有很多詞是表示罪,但最有意義的一個是「חטא」,意思是瞄準目標,但失敗了。也就是說,一個尋求幸福,但最終卻落於其他境地的人,有罪。有一個天賜的標記,告訴你你已經走錯路了:這就是「痛苦」。罪總是在你嘴裡留下苦味,當你犯罪時……我們中的某些東西被卡住了,有痛苦,也許你嘗試用一千種分心法麻醉它,但罪使你陷入地獄。

這幅地獄的圖像是正確的。耶穌從未談論過地獄,儘管後來許多人都談論過,但是地獄的圖像使你想到,罪惡使人處於絕望的境地。罪傷害不了天主,《約伯傳》中說得好:「你若犯罪,為他有什麼害處?你若作惡多端,又能加害他什麼?」(約35:6)罪傷害的是犯罪之人;它對其他人也有巨大的影響。

因此,讓我們不要再說,天主會懲罰那些作惡傷害自己的人,或者,到最後,天主也會懲罰他們。在與人的關係上,天主被賦予了不好的形象,一個只有在罪人向其道歉並請求寬恕時才會息怒的天主。

福音中,耶穌從來沒有邀請罪人祈求天主的寬恕,而是邀請他們讓自己因著祂的話而轉變。不幸的是,我們所有人都有這種痛苦的經歷,我們必須考慮到這一點。一句著名的箴言,說:「每個聖徒都曾有過去,每個罪人都會有未來。」因此,我們必須非常謙卑,要明白自己的脆弱,也要理解兄弟姐妹們的脆弱。讓我們嘗試向天主無條件的愛和諒解敞開心扉。

當一個人選擇錯誤的路,而偏離了天主的路時,天主會做什麼?在這危急關頭,天主所做的是愛,對祂子女的關懷,祂擔心他們作惡傷害他們自己;而且,天主只有一個目標,不是等待追究他們的責任,而是祂的子女可以儘快重獲喜樂。當祂成功將他們帶上喜樂之路時,福音中,耶穌說,在天上有很大的慶祝。

我們現在問自己,天主如何讓祂子女們恢復?祂是用祂的話語,用福音來實現的,福音告訴我們該如何回到生命之路上;祂也通過祂的天使來實現。聖經告訴我們,天使是天主關懷的見證者和祂救恩的傳遞者。

在今天的福音中,耶穌指出了這些天使應該如何使困境中的兄弟姐妹恢復。為了更好地理解耶穌所要告訴我們的,我們必須去讀今天福音之前的一小節。很不幸,它沒有被考慮進來,這節是這樣說的:「使這些小子中的一個喪亡,決不是你們在天之父的意願。」所以,接下來的所有內容,都是在回應這唯一的目標:把生命帶回給那些做了死亡決定的人。

讓我們聽聽耶穌對我們的提議:

「如果你的弟兄得罪了你,要在你和他獨處的時候規勸他;如果他聽從了你,你便賺得了你的兄弟;但他如果不聽,你就另帶上一個或兩個人,為叫任何事情,憑兩個或三個見證人的口供,得以成立。若是他仍不聽從他們,你要告訴教會;如果他連教會也不聽從,你就將他看作外教人或稅吏。」

罪不是落在你身上的恥辱,而是一個人選擇的一種邪惡,它可以被別人引誘。別人可以引你犯錯,但最終做決定的人是你。面對這種情況,一個人會說:「這是他/她的錯……是他/她讓我做的。」如果你真的愛那些處於困難的兄弟姐妹,你將無法處之泰然,也不能對此漠不關心,因為他們的生命危在旦夕。你也不能忘記有一種罪叫疏忽;這是事實,兄弟姐妹結束于地獄,但如果我能為他/她做些什麼而我卻不做,我就要為這個人的毀滅負責。要擺脫這種懊悔並不容易,只要我是真的愛那位弟兄或姐妹。

在這種情況下,該如何做?必須完全避免一個錯誤:即,傳播兄弟姐妹犯錯的消息。這叫做閒言碎語,是一種詆毀,只會使犯錯之人被邊緣化,感到羞辱,遭受不必要的痛苦。

閒言碎語,等同于永遠失去使你的兄弟姐妹恢復生命的機會,因為他們會自我封閉……他們會孤立自己。某些人可能會認為,這是事實,自己所傳播的是事實;從而認為自己是正義的,因為自己說了實情。但是,不產生愛的事實是謊言。說實話可以殺人……可以摧毀一個人,可以破壞一個家庭,這些傷害都是不可恢復的。而這些都可以是因為說了實話!

《德訓篇》第28章中說:「鞭打存青痕,舌擊碎人骨。」(德28:21)在我家鄉,他們是這樣翻譯這句經文的:「沒有骨頭的舌頭,卻擊碎了骨頭。」你可能因說出真相而殺死一個兄弟姐妹。

不能建設愛和生命的事實,不能說;當我們聽到有人因為新鮮而說閒話時,其內容往往是不好的,我們要有勇氣說:「我們不感興趣!」如果我們能為被詆毀之人做點什麼,我們去做;否則,這些閒話與我無關。這也是因為,讓我們謹記這點,當這些人幾乎無法生活的時候,他們也會對我們惡言相向。

《德訓篇》第19章中說:「你聽見了什麼攻擊別人的話嗎?讓它死在你心裡;放心,它不會撐破你的。」(德19:10)現在耶穌的提議是什麼?如果你愛你的兄弟,你應該採取的第一步就是去規勸他,只有你和他,不要廣為傳播,不要告訴任何人……只是去找你這位兄弟。這第一個嘗試很微妙,因為要說服他他做錯了事並不容易。如果第一個嘗試失敗了,事情將變得複雜,下一步會變得更難。

耶穌向那些接受做祂的天使,願意挽救兄弟姐妹的人要求什麼?耶穌的要求很高,而且很不合適,因為要對別人提出批評很難……相反,我們更願意說一些好話,讚揚別人……也許,當某人的錯誤影響或者干擾到我們,我們生氣的時候,我們會去找他……但是如果它與我們無關,我們就不願去。這樣的話,我們就不是天使。

那些對兄弟姐妹有極大愛心的人,會迎難而上,去找他/她聊,面對面,使其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然而,我們知道,要找到合適的話去說,並不容易。在那個過程中,我們也可能犯錯;我們可能使問題惡化……我們可能不小心用了不恰當的詞,做了不恰當的比照……這些都會使對方受傷並自我封閉,也會使我們陷入「邪惡」。還有另一個問題是我所關心的,也許我懷著好意去做了,但最後我失去了這個朋友。我也為自己無法實現這個目標而感到愧疚。

耶穌說,那些想要成為兄弟姐妹的天使的人,需要克服這些疑慮。他們必須冒險,因為兄弟姐妹的生命危在旦夕。在這樣的情況下,以下考慮可以幫助我們:如果是你處於這種境況,你希望他們如何對你?如果你的愛,你的努力,能夠深入這位兄弟或姐妹的心,那麼,你就可以把他/她從地獄中救出來。你是上主派給他/她的天使,作為對你的賞報,一個美好的宴席已經在天上開始。

《雅各伯書》的結尾,第五章,最後一節,這樣說:「該知道,那引罪人從迷途回頭的人,必救自己的靈魂免於死亡,並遮蓋許多罪過。」(雅5:20)。第一步也可能出錯,那該怎麼辦呢?你會說什麼呢?我可以心安了,因為我嘗試過了……對我而言,去找我的兄弟挺難的,而且出錯了……耐心……現在整件事都結束了。但是,如果我愛我的兄弟,我不能對他棄而不顧。

耶穌給我們提議了第二步:「帶上一個或兩個人,再去找你兄弟談。」但總要考慮到目標,即,使你的兄弟恢復。你不該讓他覺得,你是來使他陷於困境的,你來是為審判他、責備他……不。你必須讓他覺得你們是三個朋友,你們來見他是因為你們站在他那邊,你們愛他,並告訴他:「看,我們想幫你;我們不允許別人對你說三道四;我們願意向教會證明你是好人,你有良好的品行。」然而,這第二個嘗試也可能出錯。

耶穌提議的第三個嘗試,依然是以使兄弟恢復為目標,即「告訴教會」。基督徒是教會的孩子,必須懷著對教會大家庭的歸屬感而成長。如果一個人誤入歧途,教會就會去找他,並對他說:「看,你正在失去家人。」這是喚醒他的一種方式,使他重新思考。就好像一個家庭中,兒子生病了,母親很擔心。畢竟,即使是福音中的耶穌,也談及丟失的羊……那另外99只羊……他們沿著自己的路線前進,他們繼續向前。

教會的目標不是要儘快擺脫令人討厭的人,可能令教會感到羞恥的人……不是的,教會不想撇清關係並說:「我們已經嘗試過了……現在靠你自己了。」不是的,教會想要挽回她的孩子,必須幫他/她意識到。團體因此擔心,必須幫他/她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必須提醒他/她洗禮宣誓的嚴肅性……「看,你的舉止是非福音化的……如果你遵循世界的邏輯,那麼你就不屬天主的國,有人提醒你是必要的;你的選擇使你脫離了教會的共融……」

這個人可能甚至也不聽教會的!然後,耶穌說:「你就將他看作外教人或稅吏。」我們並不期望從福音書中看到這個結論出自耶穌之口。叫團體驅除那些孩子,那些也許會給教會帶來醜聞和恥辱的人。讓我們考慮以下問題:團體也由脆弱的兄弟姐妹組成,他們迷失了方向,因為他們看到了教會的醜聞,有時甚至是一些自命不凡、非福音化的公眾行為,這些是醜聞……團體必須謹記,在他們的孩子中,也會有人誤入歧途,而團體必須做牧靈的決定。整個世紀以來,教會的答案都是不同的。

曾有一段時間,教會是以非常嚴苛的方式處理。那些犯下嚴重道德罪行的人會被驅逐出教會。回想一下保祿的《格林多前書》第五章,他說:「有些不道德的行為,連在外教人中也沒有見過……」是這些酵母影響了大眾,這是無法接受的,「我因我們的主耶穌的名,已判決了行這樣事的人……將這樣的人交於撒旦,……為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上可以得救。」(格前5:3,5)有可能這樣做;他說,「把他趕出團體為拯救他」,也就是……他必須感到震驚,也許因此他就恢復了。

讓我們記下目標:總是要為了拯救弟兄,也許會用到非常強而有力的方式,但不要傷害他,而是要使他變好。還有,在《弟鐸書》第三章中,他說:「對異端人,在譴責過一兩次以後,就該遠離他。」(鐸3:10)但是,這是一條歪曲了福音的訊息……這不是真正的福音;教會必須清楚,這句話並沒有宣揚真正的福音;教會不能容忍那些以基督之名宣揚異端的人。但是,讓我們記得,在保祿的《得撒洛尼後書》中,他說:「但是如果有人,不聽從我們書信上的話,應把這人記出,不要與他交際來往,好叫他慚愧;可是不要把他當做仇敵看待,但要把他當弟兄規勸。」(得後3:14-15)

這裡,我們可以明白基督宗教的「逐出教會」的真正含義,即,不是把某人從路中間趕走,因為他是弟兄,而是做一次強烈的嘗試,用其震撼使弟兄回頭,使他明白他行為的嚴重性,促使他重新審視自己的決定,然後回頭。那麼該怎樣做呢?「把他當做外教人或稅吏。」這裡,如果按字面理解,此建議會與耶穌的其他教導相抵觸;那他是什麼意思呢?耶穌被稱為稅吏和罪人的朋友。耶穌說:……如果一個人真的很令人反感,那麼就做最後的嘗試,即給他強烈的震撼,把他逐出團體,那樣他也許會悔改;之後,他對你而言,就是個稅吏和罪人……耶穌是怎樣對待稅吏和罪人的?祂愛他們,因為他們是最需要耶穌的愛的人。因此,即使一個人不是被驅逐而是自己離開,上主的天使,即真正愛弟兄的人,會對他比對其他任何人更關心、更照顧……他們最需要有人走近他們,把他們帶回到生命之路上。

現在,讓我們聽聽耶穌對祂的團體的建議:

「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縛;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釋放。我實在告訴你們:若你們中二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無論為什麼事祈禱,我在天之父,必要給他們成就。因為那裡有兩個或三個人,因我的名聚在一起,我就在他們中間。」

一個許諾和一個提議,結束了今天的福音。許諾是:「凡你們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縛;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釋放。」我們已經聽過耶穌對伯多祿說過這個許諾。現在,這許諾給了整個教會。

束縛和釋放,意味著知道如何分辨好壞,分辨什麼是生命,什麼是死亡。基督徒團體必須知道該如何去做這分辨,因為全人類都希望從基督徒團體,不僅是伯多祿那裡,獲得那光,從而照亮自己的生命。主耶穌對我們的要求是一個很大的責任,因為,如果教會不能堅持聆聽聖神的聲音,那麼她就有可能給出錯誤的方向,誤導那些相信她的話的人。我們知道,全人類很多時候要求教會對正在發生的歷史事件給出深刻的見解;還有很多時候,教會結結巴巴,給出一些來自人類智慧的推斷和好建議。然而,世界想要從她那聽到的是基督的聖言。

耶穌給了整個基督徒團體一個很大的責任:知道如何去分辨,總是從福音的智慧出發。然後是提議:「若你們中二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無論為什麼事祈禱,我在天之父,必要給他們成就。因為那裡有兩個或三個人,因我的名聚在一起,我就在他們中間。」

兩個或三個,是團體人數的最低要求。這裡,耶穌談論的是團體的祈禱。有兩種形式的祈禱:個人祈禱和團體祈禱。在耶穌時代,也是一樣。不要使團體祈禱變成個人祈禱。我們要培養團體的相遇感,使自己能感受到這個團體。因此,當我們在團體中時,不是要關注自己,考慮自己的問題。

當團體聚會時,這團體就是「配偶」,作為「配偶」,她聚集為聆聽丈夫的聲音,與丈夫建立愛的對話。而在聖體聖事中,這「配偶」把自己的生命與基督的生命結合。這是真正的聖體聖事。這與「配偶」的愛的時刻,可以用很美的希臘動詞來表達,即「演奏交響樂」。「如果他們在演奏交響樂」……交響樂,我們知道,是每個樂器同時演奏的時刻。教會內演奏交響樂,不是指要用一樣的方式去說話、去思考,所有的都要一樣。不是的。在管弦樂隊中,不只是有小提琴、長笛和大提琴,不是的,每種樂器都有其作用,但它們奏出了交響樂,……總譜是一樣的,那就是天父無條件的愛。

這是基督徒團體應該演奏的交響樂。祈禱能讓我們很好地學習總譜,然後為全人類演奏,給予喜樂,使每個人都參與到這愛中,這愛必須在團體中閃耀。這樣的團體才是真正體現聖體聖事意義的團體,才是真正的基督徒團體;而這團體的和諧,就是把出走的弟兄喚回的最好方式……如果他走了,他一定很懷念這個團體,這個團體裡有交響樂,有和諧,有愛……這是一個每人都用生命服務兄弟姐妹的團體。

如果是這樣的團體,那些離開的人會很懷念,因為他們會作比較,把他們遭遇罪惡時的處境與他們在團體時所經歷的境況相比較。

祝大家主日快樂,並過好新的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