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lection from Internship Group H 林自強 B02401128

這一學期在14B,看了各種炎(肺炎、尿道炎、蜂窩組織炎、肝膿瘍、敗血症etc)、法定傳染病、多重抗藥病菌、院內感染、不明熱、移植手術後病人、免疫功能低下……甚至旅遊醫學(印度人)都看了,只差性傳染病就完成感染科圖譜啦!

從一開始絲毫不知問診脈絡,到現在能一邊問診一邊完成一些理學檢查、衛教,再給予病人一些些關心和同理心;從一開始的沒有自信,到現在能給予病人一些信心。我想這踏入白色巨塔的第一學期,我確確實實地學習並成長。這十幾個星期與真實病人的對話,讓我更加確信自己獻身於醫院的志願,希望能更快地將身上的裝飾用聽診器和白袍轉化成有力的工具。

住院病人是很好的練習對象,沒有門診或急診的時間壓力,讓我們得以巨細靡遺地問上一個小時。我想經總醫師挑選的病人都是較軟的柿子,大家碰壁挫折的幾率較小。病人們大多都願意被打擾一小時,有著更會告訴你更多東西,希望轉達 給主治醫師,但實際上我們的問診似乎沒機會上達,這是我覺得有點可惜的地方。

接觸的病人百百種,有者虛弱得令人心疼,有者表面與常人無異。有時候因為成日浸潤於各種重大疾病知識的學習,往往會輕忽病人的煩惱。直到有天自己病倒,體會生病的痛苦時,才突然反思自己的同理心及敏感度的不足。一個學期後回頭看,還是要時時提醒自己注意病人的FIFE(Feeling, Ideas, Function affected, Expect)。畢竟,醫的是人,不是病。

我覺得我們相當缺乏理學檢查的機會。希望老師可以多指導同學間的相互練習,系上可以提供練習用的場所及設備(例如一個有病床、血壓計的小教室)。然而在儀器日漸方便、精確的今天(看那漂亮的CT片子),理學檢查的重要性無可避免地下降。雖然這不會減少我練好理學檢查所付出的努力和時間,但過去從病人身上敲敲打打得到臆斷的成就感和樂趣想必難以重現。

另外,我們在學期初腦袋空空時就完成標準化病人練習,若是系上能安排一學期兩次的標準化病人,想必會更有學習成效。

感謝醫院提供了一個學習成長的場域。自己一直相信,把自己歸屬於一個團隊、一個組織,和大家一起解決問題,才能最大化發揮自己的能力及影響力。比起單打獨鬥,我更喜歡在制度下的集體協作、集合世界睿智的實證醫學。期許自己能在日益挑戰的工作環境裡跟緊初心前進!

Created By
zi jiang lim
Appreciate

Made with Adobe Slate

Make your words and images move.

Get Slate

Report Abuse

If you feel that this video content violates the Adobe Terms of Use, you may report this content by filling out this quick form.

To report a Copyright Violation, please follow Section 17 in the Terms of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