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基督普世君王節 (甲年常年期第34主日) 瑪25:31-46 這是FernandoArmellini神父視頻的抄錄

大家主日好。

福音中有一頁內容,就算是那些從未到過教會的人,也知道得很清楚;就是關於普世審判的內容,把綿羊和山羊分開。在這部分內容中,有一句來自判官耶穌的可怕的話:「可咒駡的,離開我,到那給魔鬼和他的使者預備的永火裡去吧!」這些是戲劇性的話,它們激發藝術家們去描繪恐怖、絕望、折磨的場景。這些話無形中在建議人們,去創作抒情詩歌,如「Diesirae」。

讓我們回憶一下第一節:

「憤怒與審判之日即將來臨,天地灰飛煙滅。噢,當審判者從天而降,一切都取決於祂的審判時,人們心中會懷著怎樣的恐懼?」

與上主的相遇會是這樣的嗎?恐怖的一天!這些話同樣也激發音樂家們以音樂表達面臨基督的最後審判時所具有的痛苦。坦白地說,很難在這位判官身上認出「福音」的耶穌,至少像這一頁的內容,已經被以傳統的方式來解讀。

正是因為這段福音的描述,天主的審判被宣講,並且被解釋為一場戲劇性的最終對決。因此,與主的相遇,遠沒有被渴望和期待,對所有人而言,包括善人,這代表了一個巨大的未知;因為,正如《約伯傳》中所說,你永遠都不知道該如何在祂面前感到安全,祂甚至在天使身上也發現了缺陷。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基督徒,即使是好的基督徒,也甘心接受幾年的煉獄。對基督徒而言,一位以這種方式判決的天主,著實令人不安。很難將這種正義視為福音,視為好消息。

你如何認同耶穌所說,天父使太陽既照耀義人,也照耀不義之人,祂要求祂的子女效仿祂,既愛義人,也愛罪人,並且毫無條件?為什麼,在某個時刻,祂要做這種祂曾經要求我們不要做的區分?面對這些問題,還有許多其他的問題,我們必須問自己:我們真的明白耶穌想要以此著名經文教導我們什麼嗎?

一代又一代的基督徒都在恐懼中長大,許多人已經離開了信仰,這正是因為他們無法信賴這樣一位天主。所以,我們好奇,我們真的沒有誤解主的話語嗎?讓我們以極大的忠信來走近福音,不要想當然地認為它已被解釋和使用的形式是正確的。

讓我們來聚焦第一個場景:

「當人子在自己的光榮中,與眾天使一同降來時,那時,祂要坐在光榮的寶座上,一切的民族,都要聚在祂面前;祂要把他們彼此分開,如同牧人分開綿羊和山羊一樣:把綿羊放在自己的右邊,山羊在左邊。那時,君王要對那些在祂右邊的說:我父所祝福的,你們來吧!承受自創世以來,給你們預備了的國度吧!因為我餓了,你們給了我吃的;我渴了,你們給了我喝的;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我赤身露體,你們給了我穿的;我患病,你們看顧了我;我在監裡,你們來探望了我。」

我們聽到了什麼?我想很多人會回應:一個比喻的開始。這不是一個比喻;它是另一種文學體裁;是一個審判場景。故事的靈感來源於古代中東偉大國王的宮廷裡所發生的事情;國王經常把封建地主召到宮廷,去評估他們的行為。如果他們是忠誠的,他們會得到獎賞;如果他們犯了錯誤,他們將受到嚴厲的懲罰。這種審判場景是辣彼們經常使用的一種文學形式;比如,在猶太法典Talmud中,我們可以找到它。Talmud中說,天主在來世會評估以色列人的生命,天主會坐下,並拿起一卷法律書,放在膝蓋上,然後告訴他們:那些按照法律行事的人,過來領受賞報。以色列人的生命就是如此被評估的,也就是,基於對法律的忠誠度。

我們在埃及也發現了這樣的審判場景,畫在墳墓石棺上的圖畫,或者是《亡者之書》(the book of the dead)中的插畫。我們看到,死者由一位女子陪伴,站在Osiris面前,因為他/她的生命必須被評估……如何評估呢?在天平上。死者的心臟被放在天平的一個盤子裡,心是你所有選擇的出發點;天平的另一個盤子上放著羽毛,象徵智慧女神瑪特(Maat)。如果心臟與智慧一樣重,那麼他/她就會獲得賞報,進入有福之國。

我們在《達尼爾先知書》著名的第七章內容中,也可從其審判場景中找到這種文學體裁。其中,上主,即萬古長存者,坐在寶座上宣佈祂的審判。在野獸之國出現於世界之後,祂宣佈了祂的判決。人子乘著天上的雲彩而來,祂便把王國賜給這人子。在所有的野獸王國之後,現在,人類的王國終於開始了。這個場景很有意義,因為它和我們今天福音所描述的非常相似。偉大的君主,萬古長存者,坐在寶座上,祂四周有無數天使作其護衛;這是與東方宮廷中的場景非常相似的一幕,它也與今天福音所描述的場景很相似。

我們看見人子在他的光榮中進入這場景,這是這位判官的登基大典;有很多天使作其助手……我們首先要問自己:這人子是誰?我們很少聽說耶穌是人子,但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名號,因為我們生命的判官將是人子。我們發現,福音中,有77次提到了「人子」這個名號。而且,事實上,這個名號總是出於耶穌之口,祂說自己是「人子」。這是什麼意思?在希伯來文中,「人子」就是「人」的意思。

在耶穌內,「人子」是指最卓越的人,即達到人類最大成就人。在耶穌身上,天主已經顯示出聖化之人的全部尊嚴。因此,要麼你相似祂,有麼你不是人。祂是真人,是成功的人。現在,讓我們試著理解,這個成功的人,即納匝肋人耶穌,是如何宣佈祂的審判的?首先,我們必須澄清祂坐的是什麼寶座。

我們立刻會想像東方宮廷裡的場景,偉大的君王在他王權的光輝中出現。讓我們澄清,耶穌是在哪個寶座上光榮宣判的。祂的光榮是何時被完全彰顯出來的?當祂最終展現自己的全部身份,顯露自己的光榮面容時,祂坐在什麼寶座上?

這裡,誤解開始了,這誤解源于對這段福音的錯誤解釋。全部都始於一個關於其寶座的錯誤圖像。讀一讀這段福音之後的經文就知道了,即關於人子在其所有光榮光輝中出現的福音之後。緊接著,之後的那節經文說:耶穌講完了這一切話,便對祂的門徒說:「你們知道:兩天以後就是逾越節,人子要被解送,被釘在十字架上。」

人子向他們說明了自己要被舉揚至哪個寶座上,因為在那個寶座上,祂將顯示其所有光榮。這個寶座就是十字架;就是在那裡,人子的光榮面容被圓滿地彰顯。一個成功的人,一個為愛獻出自己一生的人。而審判,將在這個人面前進行,因為祂是真人,是體現人類之完美的人。納匝肋人耶穌,是將自己的生命當作愛的禮物的人。

在我們生命的最後,我們都必須在這個人面前介紹自己;我們必須展示所給予我們的生命。並且,以此人為標準,我們將被評估,是成功,還是失敗。在這人面前,會有一個區分:綿羊在右邊,山羊在左邊。這圖像源于牧人的一個生活實踐,即是,在傍晚時分,把綿羊和山羊分開。出於什麼原因呢?因為山羊沒有羊毛,所以它們需要被保護,而綿羊可以呆在戶外。我們要知道,一整天,綿羊和山羊都呆在一起,在同一個羊群裡;到了晚上,才需要將它們區分。

我們在耶穌所講的比喻中,也看到了同樣的圖像:麥子和莠子一起生長;好魚和壞魚在同一張網裡;明智的童女和糊塗的童女……記住,這裡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稍後我們會更好地澄清這一點,綿羊和山羊是在一起的,直到最後,才被分開。

讓我們開始問自己:綿羊就只是綿羊嗎?或者,在你生命的某個時刻,你也是山羊?山羊就只是山羊嗎?或者,在你生命的某些時候,你也曾是綿羊?如果每個人在某些時候是綿羊,而在另一些時候是山羊,那麼,這區分該如何進行呢?如果人類可以分成兩個截然不同的群體,那麼很容易去區分他們;但是,就如麥子和莠子,綿羊和山羊存在於每個人內。稍後,我們將看到,審判是如何進行的。

我們也要問自己:為什麼耶穌會選擇綿羊和山羊的圖像?也許我們會認為,因為綿羊是好的,山羊是壞的。不是的!只是顏色的問題。耶穌時代有一本著名的書,叫《以諾一書》(the first book of Enoch),其中某些部分,用野獸和動物的圖像來描述人,還有像羔羊(小綿羊)或山羊一樣的圖像。文中清楚表明,綿羊是白色的,而山羊的顏色是暗的,黑色。羔羊象徵光明,山羊象徵黑暗。羔羊是指那些讓光穿透的人,這光使他相似于成功的人子。山羊代表黑暗,沒有光;使他像人子的光,並沒有從他身上發出。

我們身上的哪個方面揭示了我們的人性,從而揭示了我們與真人「人子」的相似之處?這就是這段敘述要清楚告訴我們的。如果你實踐了以下六種愛的善工,你就會相似於人子,即成功的人。這些愛的善工是:給饑餓者吃的,給口渴者喝的,收留陌生人,給赤身露體者穿的,看顧病人,探望被囚者。在人子宣佈這個判決之後,我們會期待右邊的人歡呼雀躍,載歌載舞。然而相反,這些綿羊奇怪地反對說:我們什麼時候做了這些事?

這是一種文學手法。為什麼要引入這種手法?為讓我們再聽一次這六種慈悲善工,這樣,我們就會銘記於心,因為那是我們生命的方向。如果我們將其付諸實踐,我們就是人;如果我們忽視它們,我們就不是人。讓我們聽聽:「那時,義人回答祂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了你饑餓而供養了你,或口渴而給了你喝的?我們什麼時候見了你作客,而收留了你,或赤身露體而給了你穿的?我們什麼時候見你患病,或在監裡而來探望過你?君王便回答他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

也許我們第二次聽這六種慈悲善工會有點煩,但是,讓我們做好準備,耶穌會讓我們再聽兩次,因為這是祂想要灌輸給我們的訊息的中心,祂想要教導我們如何成為真正的人,去愛,去關注兄弟姐妹的需要。這個有關需要幫助的人的清單,並不是耶穌發明的,它在古時的中東地區早已廣為人知。

我們在聖經中,在《約伯傳》中,可以找到它;尤其是在《依撒意亞先知書》第58章中,我們也可以找到,文中提到可以取悅上主的齋戒:供養饑餓者,給口渴者喝的,給赤身露體者穿的,分享你的食糧……是相同的關於愛的善工的清單。

而且,我們在以色列以外也能找到。《亡者之書》(the book of the dead)第125章所寫的內容很出名。在埃及,這是一個從第二個千年開始就被放在死者旁邊的文本,以陪伴他踏上通往永恆,通往死者王國的艱難旅程。這本書是一套宗教魔法公式,必須由死者在整個旅程中宣讀。其中寫了他要在Osiris面前說的話:「我行了使眾神喜悅的事:我給饑餓的人食物,給口渴的人喝水,給赤身露體的人穿衣服,我幫助沒有船的人通行;我做了人們所關注的,以及眾神所喜悅的事。」這是死者必須在Osiris面前說的;正是我們的清單;這張善工清單內容很廣泛。

然而,有一個細節,我們只能從耶穌的口中找到。在其他的清單中,沒有出現探望囚犯的要求;只有耶穌建議要關注這些人。囚犯無法引人慈悲;他們失去了榮譽、尊嚴和關愛;他們被所有人遺棄,因為不像其他有需要的人,如,饑餓者、口渴者、生病者,他們要為自己的悲慘處境負責;不幸是他們自找的。耶穌所列的清單,眾人皆知的這份清單,是非常重要的。稍後我們將明白為什麼祂要插入訪問囚犯這一項。

現在,我們可以確定這種文學體裁的目的了。這是一個迫切的邀請,讓我們認真對待生命,教我們如何做人。舉個例子,我想給你們讀一個著名的辣彼式審判場景。這是對聖詠第118篇的一個古老的注釋(midrash),其中,我們可以找到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敘述,與我們從耶穌口中所聽到的相似。它是這樣說的:「在未來的世界裡,無論誰被審判,都會被問到:你有什麼作為?你若回答說:我給饑餓者提供食物;那麼你會被告知:這是天主的門,穿過它進來吧。你若回答說:我給口渴者喝的;那麼你也會被告知:這是天主的門,穿過它進來吧。你若回答說:我給赤身露體者穿衣服;那麼你同樣會被告知:這是天主的門,穿過它進來吧。」對於那些收養孤兒的人,答案也是一樣的,還有那些施捨的人,以及行愛德的人。辣彼們提到這段對話,並不是為揭露天主在世界末日要說的話,而是為灌輸「要關注此世生命」的價值觀。

現在,看看對站在左邊的人——山羊的判決;這是對我們內的黑暗及非人性的譴責;當我們不肖似納匝肋人耶穌時,當我們不像祂一樣去愛時,它們就會出現在我們內。我們在黑暗之中。讓我們聽聽這判決:

「然後祂又對那些在左邊的說:可咒駡的,離開我,到那給魔鬼和他的使者預備的永火裡去吧!因為我餓了,你們沒有給我吃的;我渴了,你們沒有給我喝的;我作客,你們沒有收留我;我赤身露體,你們沒有給我穿的;我患病或在監裡,你們沒有來探望我。」

辣彼們經常重複兩次他們的教導,以便更好地在門徒腦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有時他們用別的語句重複,我們將其稱為「同義的平行文」。其他時候,相反,他們用否定的形式來重申他們的訊息,就如我們今天所讀到的福音。耶穌曾經用過這種方式來傳達訊息,例如,當祂談到建在磐石上的房屋時,即使河水衝擊,它也不會坍塌。然後祂說:如果你把房屋建在沙土上……這裡的重複沒有增加任何新的訊息,只是讓它更加突出。

耶穌以否定的形式重申祂已經說過的內容,是為了強調什麼?祂已經第三次讓我們聆聽這有關愛的善工的清單。那些不實踐這些善工的人,行為像山羊的人,不關心有需要者的人,他們會發生什麼?很簡單,他們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羔羊,即人子,他們與將自己生命作為愛的禮物的那一位,沒有任何關係;他們不是人。這種狀態被表達為:他是可咒駡的人。

「咒駡」,在聖經中,意味著宣佈一個人遠離生命,選擇了死亡。但我們要注意,不是天父咒駡。前面,耶穌說:「我父所祝福的,你們來吧!」但提及「可咒駡的」時,並不是說天父咒駡。不是的。是這些不實踐愛的善工的人在咒駡自己,他們使自己遠離了這位成功的人。他們的命運是什麼?給魔鬼和他的使者預備的永火。

這裡,我們面臨著一個威脅和一個好消息,即福音。讓我們開始澄清耶穌所用的可怕圖像。它們並不是耶穌所發明的,因為它們是當時所有傳教士都在使用的圖像。末世性文學充滿了這些圖像,並且要記住,它們是圖像,而不是訊息。我們不要混淆作為內容的訊息,與作為封面的圖像。

這些圖像在哪裡被大量發現?在耶穌時代的一本非常有名的書中;他們在兩個世紀前就已經開始寫了。它就是《以諾一書》(the first book of Enoch),書中說,那些惡人被扔進地獄,被扔進深谷,那裡有一個常年燃燒的火爐。書上說,這火是為魔鬼的首領Azazel及魔鬼軍團預備的;因為他們想像,天主有自己的好天使,Azazel也有他的軍團。

在猶太人的末世論中,天主所擁有的天使軍團不會無所事事。《以諾一書》(the book of Enoch)中說,這些天使準備了鎖鏈來捆綁撒旦。然後有天使Michael、Gabriel、Raphael、Uriel,他們用鎖鏈捆綁撒旦的同盟,並將其扔進熾熱的火爐裡。這些火爐、地獄之穀的圖像是如何產生的?

讓我們記住,確切地說,耶穌所提到的是這些象徵地獄的圖像,它們取自《以諾一書》(the book of Enoch),是傳教士們常用的一個圖像。耶穌從來沒有說到「地獄」;在福音中,這個詞沒有出現過。福音中談到,這個被詛咒的山谷位於耶路撒冷城的南部,與Kidron山谷相匯。你們可以在我身後看到它,那就是被詛咒的地方。你們可以看到聖Onofrius修女院,那裡是曾經的「托斐特」,被詛咒的地方,因為那裡有向Molech神獻人祭;因此,它是個被先知們詛咒的地方。並且,那裡也曾有城市的垃圾場;那裡常年燃燒著令人作嘔的火,因為所有的垃圾都被運送到那裡;而且還有墳墓,多麼不潔的地方。甚至連麻風病人也躲在那些山洞裡。也正是在那裡,聖Onofrius修女院坐落的地方,猶達斯上吊自殺了。

這個山谷成了一個代表,代表了犯錯之人被丟棄的地方。那些人在那裡受火的折磨。對於這些折磨的持續時間,人們有不同的看法。在波斯宗教中,惡人只是被火燒死;然而,在猶太人的末世論中,懲罰性的一面是其典型的敘述。但是,這種懲罰會持續多久呢?大辣彼Iba曾說,會持續12個月。而辣彼Johanan Benhur說,它的持續時間只是從復活節到五旬節。

如果我們沒有考慮到,耶穌只是在使用眾所周知的圖像,而不是在講訊息;那麼,我們就會有以褻瀆的方式解讀這段福音的危險,把劊子手的正義歸於天主,但這是我們的正義,不是天主的正義。

當然,這些圖像是強而有力的。有一個威脅:要小心,因為你生命中沒有建立愛的那一部分,最終會在地獄的垃圾場裡結束;那裡有烈火,而那一部分將燃燒殆盡。很有戲劇性的是,你必須在你生命的最後去證實,也許你的生命有一大部分沒有按照人性去生活,因為你沒有去愛。現在的問題是:耶穌是在譴責這些不幸的人,還是在譴責他們所做的錯誤的人生選擇?

耶穌教導我們,天父憎惡邪惡,沒有人像祂那樣憎恨罪,因為罪損毀了祂兒女的面容,使他們不像祂,因為祂是愛。天父愛罪人,並且無條件地愛他們,因為他們是祂的兒女,他們做了不幸的決定。

讓我們記住,沒有人只做壞事,沒有人總是或只是山羊。每個人都會愛,他們或多或少也是羔羊,那麼他們生命中的「羔羊部分」,也會結束於地獄之中嗎?如果是整個人最終結束於地獄之中,那麼毫無疑問,他們身上的神聖部分也將被摧毀。但是,那樣想太瘋狂了。因此,人不會結束在地獄之火之中,結束在地獄之火之中的,是人身上的一切邪惡,且只有邪惡。基督聖神所結的果實,將留在每個人身上。

現在,讓我們聽聽站在左邊的人的反駁,以及人子給他們的回應:

「那時,他們也要回答說:主啊!我幾時見了你饑餓,或口渴,或作客,或赤身露體,或有病,或坐監,而我們沒有給你效勞?那時,君王回答他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沒有給這些最小中的一個做的,便是沒有給我做。這些人要進入永罰,而那些義人卻要進入永生。」

那些站在左邊的人,對這定罪的判決感到驚訝和疑惑。看來,他們並沒有預料到。他們所問的問題給了耶穌被聆聽的機會,這是第四次,耶穌重複了這張一個人若要肖似人子所需要做的善工的清單。左邊的人的驚訝,是一個反省邀請,因為它也可能是許多信徒的驚訝,他們小心翼翼地遵守著為表虔誠的宗教實踐,但也許他們已經忘記,使他們肖似主的是愛的善工。這就是為什麼祂重複了四次。

關於古代中東地區所流傳的所有慈悲善工清單,在耶穌口中的,有一個絕對的「新」。它就是:祂說祂將這些有需要的人視為自己的兄弟姐妹,並補充說,對他們所做的就是對祂做的,「就是對我做的」,就是對天主子做的。這是什麼意思?

讓我們嘗試消除一些我們經常聽到的說辭所帶來的誤解:「那個人令我不愉快……其實,是令每個人都不愉快,但是我愛她,因為我在她身上看見了耶穌,我愛她身上的耶穌;我不愛他,因為他是個壞蛋,但我愛他身上的耶穌。」又或者,「我愛他是因為天主的愛。」如果一個人因為天主的愛而愛我,我就不喜歡他……但是,如果他愛我是因為天主使他明白我是可愛的,我就接受他的愛。耶穌使我們明白,每個人都是可愛的,因為在他們內的,是天主的兒女。

這就是耶穌將入監者包括在需要幫助的人之中的原因;他們與其他需要幫助的人不同,因為其他人表面看起來沒有罪,而入監者,相反,他們要為自己的處境負責,因為他們犯了罪。耶穌說:「在他們內有天主子的尊嚴。」當你認出他們是天主的兒女,你就會為他們服務,會愛他們。他們是需要被關愛、理解和尊重的人。

神聖的子女身份不能被取消,即使有最大的罪。結尾:「這些人要進入永罰,而那些義人卻要進入永生。」這是福音中唯一一次出現「懲罰」這個詞。如果我們查閱原始的希臘文文本,我們會發現詞語「κόλασιν」——「kólasin」,其意思不是酷刑或懲罰。這個希臘詞的第一個意思是「修剪」。它源自動詞「kolatzo」,意思是「清理」。這就是耶穌談及葡萄樹和葡萄枝時所說的,葡萄樹的枝條乾枯了,之後,這些枝條被扔進了火裡,因為做了清理。修剪是痛苦的,如果我們想用傳統的語言,就讓我們稱之為「煉獄」。

這是一次痛苦的修剪,因為在人子面前,在生命結束時,我們都要經歷修剪,把我們生命的枯枝修剪掉。當我們沒有為有需要的兄弟姐妹服務時,即,我們生命中那些沒有產生愛的時刻,它們已經乾枯了,基督聖神的汁液沒有流經這些枝條;這些枝條將被扔進火裡,燃燒殆盡。

這是我們生命中被清除的一部分,但是修剪肯定不能觸及我們內天主兒女的身份。然後,人子,正如保祿在寫給格林多人的信中所說,「要把王權交于天主父」。你的兒女必定一個也不缺,否則宴席將無法開始。

這就是福音,這就是好消息。

祝大家主日愉快,並過好新的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