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甲年常年期25主日 瑪20:1-16 這是FernandoArmellini神父視頻的抄錄

大家主日好。

我們即將聽到耶穌的一個寓言,它將使我們嘗到一點苦味。 我們很難接受祂想要傳達給我們的訊息。 順便說一句,當我不得不在聖道禮儀中講到這個福音片段時, 有時我會以一個問題開始,即:「你同意寓言中所說的嗎?」 然後,我看到每個人都在搖頭;他們不同意。

耶穌是如何敘述這個寓言的? 祂講這個寓言,是因為伯多祿問祂:「老師,看, ……我們捨棄了一切,因為我們決定 去建設那新世界,即你要帶來的天主的國。我們想要交付自己, 但我們也想知道我們能得到什麼。」然後, 耶穌回答說,他們可以得到百倍的賞報, 他們將繼承永恆的生命;接著,耶穌又說了一句神秘的話: 「有許多在先的要成為在後的,在後的要成為在先的。」 而寓言結尾的那句話是: 「這樣,最後的,將成為最先的,最先的將會成為最後的。」

這裡要闡述的主題是什麼?伯多祿提出的是薪資的問題; 要簽訂一份雇傭合同,薪資是首要解決的問題,而伯多祿很善於提問題, 因為這也是一個關乎我們的問題。 與伯多祿和宗徒們一樣,我們也與基督連接在一起。 我們受託按照祂的福音,去建設一個新世界,去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但是,我們想知道我們最終會得到什麼賞報。

要簽訂合同,我們希望事情做得公平,而我們想要的正義是什麼? 正是伯多祿想要的,即是所有以色列人在簽訂合同時都會想的。 有些拉比寓言,與耶穌的寓言非常相似。比如:有一位28歲的拉比, 很年輕就死了。當一位首席拉比給葬禮致悼詞時, 他說了一個寓言。他說: 有一個國王,擁有一些工人。 其中一個工人只工作了兩小時,其他人工作了一整天。 國王付給了他們一樣的酬勞; 那些工作了一整天的人對此抱怨,國王回答說: 在兩個小時內,他做的比你做的要多得多。 因此,我給他與其他人相同的報酬是正確的。 訂立合同時,這是正義的; 根據所完成的工作來支付。

現在讓我們聽聽耶穌的想法,祂以寓言明確地做了回應:

「天國好像一個家主,清晨出去為自己的葡萄園雇工人。 他與工人議定一天一個『德納』,就派他們到葡萄園裡去了。 約在第三時辰,又出去, 看見另有些人在街市上閑立著,就對他們說: 你們也到我的葡萄園裡去吧!凡照公義該給的,我必給你們。 他們就去了。約在第六和第九時辰,他又出去, 也照樣做了。約在十一時辰,他又出去, 看見有些人站在那裡,就對他們說: 為什麼你們站在這裡整天閑著? 他們對他說:因為沒有人雇我們。 他給他們說:你們也到我的葡萄園裡去吧!」

我們聽到的寓言,把我們置於耶穌時代的社會背景下, 那是一個農耕社會。收穫的季節到了, 這是一個讓葡萄種植者非常緊張的時刻, 因為葡萄成熟後應該迅速採摘並榨汁, 所以他必須選個好日子,即不下雨的日子。 對於一個大葡萄園主來說,還有一個額外的考量, 因為他必須找工人去他的園地。

對於沒有長期工作的人來說,這是一個不容錯過的機會, 因為在釀酒師的關注下工作,他們可以獲得更高的薪水, 實際上,我們發現有一群願意賺這錢的人, 很快他們就出現在城鎮廣場上, 等著一些葡萄園主來選他們。

我們的寓言所描述的就是從這個時刻開始, 以一種非常現實的方式:首先進入場景的是一個葡萄園主, 他是在早上5:30到達廣場的,但他在3點時就開始步行出發了, 因為他要組織所有的工作。他本可以派遣他的助手,但或許, 他的助手仍在睡覺,他直接去了廣場。他對尋找工人非常感興趣, 事實上,他找到了第一批工人,用一「德納」 雇他們做一天12小時的工作。然後,他又四次出去找工人, 前三次是在早上9:00、中午、下午3:00,他與這些工人沒有約定酬勞的金額。 他叫他們去工作,並說會給他們公平的酬勞。

要明白耶穌想用這個寓言告訴我們什麼, 我們必須參照聖經中葡萄樹、葡萄以及葡萄酒的象徵意義, 耶穌也經常提到。我們記得加納婚宴上的酒, 或者,耶穌曾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要結果實的枝條。」 葡萄園象徵以色列人民, 我們可以在先知書和聖詠中找到這個圖像。 在《依撒意亞先知書》第十五章中,有一首著名的「葡萄園之歌」, 當天主栽種祂引以為傲的葡萄園時,祂希望能結美味的葡萄, 但先知說,它結了酸的葡萄, 不能食用,不是上主所期望的果實:愛和正義的果實。

葡萄:為什麼葡萄是這些必須結這果實的人的象徵?因為葡萄可以釀成酒。 在聖經中,醉酒是受批判的。《德訓篇》第三十一章中,說: 「飲酒時,不要表示你是個豪飲的人,……」 還有,《歐瑟亞先知書》第四章中,說「老酒新酒叫人失去良知。」 你不應該喝醉酒。酒作為受造之物,如果適度飲用, 它有其存在的理由。酒是喜樂和慶祝的象徵。 《聖詠》第104篇,作者對上主祈禱說: 「你使青草和植物生出,餵養牲畜,為給人服務。 又使土地產出五穀,美酒,人飲了舒暢心神。」 《德訓篇》第40章中,說:「美酒與音樂能悅樂人心。」 還有第31章:「人缺少酒,他的生活,還算什麼生活?」 還有,《訓道篇》第十章中,說:「酒可以使生活愉快。」

這裡,酒是生活的附加,不像水一樣是必需品。 沒有酒,你一樣可以生活。 葡萄酒是恩賜、慶祝、喜樂、愛……的象徵。 在這個寓言中,我們發現葡萄園主必須出產葡萄,必須生產葡萄酒, 也就是說,必須出產喜悅。這位家主很明顯是代表天主, 他非常親切,敦促他的葡萄樹結出豐碩的果實,即喜樂的果實。 葡萄園的這一圖像即刻被基督徒所應用, 不是用於以色列,而是用於基督徒團體。 他們覺得自己是天主的葡萄園,非常瞭解天主對這個葡萄園的期望。 天主期望什麼?只有一樣東西:喜樂。因為天主只想要祂的兒女喜樂。

我們是用悲傷的面紗遮蓋福音的人,然而,如果我們去除福音書中 向我們訴說喜樂的書頁,那麼我們就只剩下書皮,因為 福音就是那要充滿我們,以喜樂充滿我們的訊息。 在家主這樣的目標下,可以看出他希望這個 喜樂、平安、和諧的計劃能夠儘快在全人類中實行。 這是天主的國;這是祂想要建立的新世界。 因此,在葡萄園裡工作意味著投身于建立這個王國。

現在,回到酬勞這個令我們擔心的話題上。 第一批工人,家主同意付給他們一個「德納」。 而對於其他工人,會給予合理的金額。 在下午五點,另一組工人進入了場景, 因為園主又出去了,那時只剩一小時一天就結束了;對這批工人, 他與他們的交談要比與其他人的長,他問: 「為什麼你們站在這裡整天閑著?」 他們回答說:「因為沒有人雇我們。」 最後一組是剩下的人,沒人願意要, 可能是因為他們比較虛弱、脆弱,病了, 或者是因為在葡萄園主來到時, 他覺得他們很累,所以沒有雇他們。又或者, 葡萄園主起初沒有找到他們, 因為那些在廣場上的人也許早看到了他並說: 「那是一個要求很嚴厲的家主。」然後就回客棧或酒棧去了。 最後,當他們再次出來時,家主驚訝地發現了他們, 並叫他們去葡萄園工作剩下的一小時。

到目前為止,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一切都非常現實。 現在到了支付酬勞的時刻, 讓我們試著想像,是我們給那些工人支付合理的酬勞。 今天過得很順利,家主很高興, 因為罐子裡裝滿了麥芽汁,葡萄很快就被採摘了, 沒有籃子破了。然後我們召集了所有工人,對第一批工人說: 「我們協商好一個『德納』,但我現在要給你們兩個, 因為你們做得很好,我看見你們很累。」 對於其他後來的工人,我們可以相應提高一點他們的酬勞, 提到一個半「德納」。而對於最後一批工人, 我們會說:「也給你們半個『德納』…… 不要把它花在酒棧……回家去吧……不要再去酒棧了, 雖然你並不是真的想要工作,但是今天也參與到慶祝中吧。」 對此我想說,這是正確的支付酬勞的方式。

然而,耶穌並沒有就這樣結束寓言。讓我們聽聽:

「到了晚上,葡萄園的主人對他的管事說: 你叫工人來,分給他們工資, 由最後的開始,直到最先的。那些約在第十一時辰來的人, 每人領了一個『德納』。那些最先雇的前來,心想自己必會多領; 但他們也只領了一個『德納』。他們一領了,就抱怨家主,說: 這些最後雇的人,不過工作了一個時辰, 而你竟把他們與我們這整天受苦受熱的同等看待。 他答覆其中的一個說:朋友!我並沒有虧負你, 你不是和我議定了一個『德納』嗎? 拿你的走吧!我願意給最後來的和給你的一樣。 難道不許我拿我所有的財物,行我所願意的嗎? 或是因為我好,你就眼紅嗎? 這樣,最後的,將成為最先的,最先的將會成為最後的。」

夜幕降臨,工人從葡萄園回來。家主是個正義的人,他遵守法律, 知道必須在一天結束前付清工資, 而不是拖到第二天,必須在日落前付清; 因為《申命紀》中說,貧窮而急需錢的傭工,花了一整天, 急不可耐地等待這比錢,而且必須在太陽還沒落山之前領到它。 緊接著還說,要小心,不要使其失望, 「免得他對你不滿而呼求上主,你就不免有罪了」。 葡萄園的主人是個誠實的好人,他對管事說: 「叫工人排成隊,從最後一個開始,給每個人一個『德納』。」

不應該這樣的。如果您想成為一個慷慨的人, 請秘密進行,因為你要面對 那些一早就到了,且現在還沒從疲倦中緩過來的工人, 你迫使他們看到這嘲弄的場面。 同時,那些最後來的人,很輕鬆, 他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得到相同的報酬。 先來者甚至注意到後來者臉上的笑容, 覺得自己幾乎被當做傻子,因為他們很賣力工作。 當輪到第一批工人拿工資時, 他們開始猛烈地挑戰葡萄園主這奇怪的正義。

我們想知道為什麼他們會挑戰他。而且, 我們也會挑戰這位家主,因為我們明白, 這位家主就是天主,最後祂會給每個人一個「德納」。 我們抗議,是因為這意味著 鼓勵含糊不清,意味著偏愛懶惰者,在「我們努力工作時」, 他們在享受生活。第一批工人對家主說: 「你付給我們的錢與給那些只工作一小時的人的相同。」

誰為這種不公正而生氣?正是我們……那些虔誠的基督徒, 很好的基督徒,他們從小就遵守所有誡命; 每晚睡前,都會為自己所做的美好工作而感謝上主, 這樣,就可以在天上積累功德,並讓天主確認 一切都很好地被記錄在祂的功德簿裡。 但現在我們聽到的是,到最後,每個人的賞報是一樣的!

我們留意到,正是這些最熱心的基督徒,難以接受天主的正義。 最後,耶穌說:「你為什麼嫉妒我的良善?」 熱心的基督徒所不高興的是,到最後, 那些較遲明白福音,並按照福音生活的人,同樣能得到快樂。 而且,你後來聽到,他們除了不工作外,還妨礙他人, 給每人創造一大堆麻煩,但他們不會受罰……所以你很生氣。

這些基督徒就像是蕩子回頭寓言中那個哥哥,他認為弟弟 已經享受了他的生活,鶯歌燕舞很多年,「當我在努力工作時, 在咬緊牙關服從老闆的命令時,他過得很開心。」 好像他們很幸運,因為沒有找到老闆;好像他們很幸運, 因為沒有認識福音……「所以,我本來也可以享受生活。」 這些基督徒認為,遵循天父的旨意,需要作出犧牲,蒙受苦難,背負重擔, 所以,應得到賞報。這是我們的正義。

天主的正義完全不同,我們不能強迫天主實行我們的正義。 我們將以其他方式獲得賞報。為什麼?《依撒意亞先知書》第55章中說: 「天主的思念不是我們的思念,就如天離地有多遠, 天主的行徑離我們的行徑就有多遠。」

某種靈修正逐漸向基督徒灌輸「功德宗教」的觀念, 這種觀念等同於法利塞人的宗教觀。 它教導我們要做好事,因為這樣我們才能在天上積累功德。 但這不是愛,而是自私,只考慮自己。 耶穌為那些想要跟隨祂的人所設定的其中一個條件是: 忘掉自己,只想著給弟兄帶去喜樂。

讓我們嘗試識別我們的正義所依據的錯誤。正是這些虔誠的基督徒, 這些「義人」,不明白福音不是一種負擔、一種努力、一套職責, 即那些他們不希望有的東西。福音是一件寶藏, 我們很幸運能遇見祂,並歡迎祂。 這些虔誠的基督徒不會說: 「能在生命之初就遇見主,是一件多麼高興的事…… 我多麼幸運地出生于一個培養我接受 耶穌借著福音所展現的關於人的提議的家庭! 對我而言,這是多麼大的恩典, 可以從小就參與天主的國,參與天主的葡萄園, 以及新世界的建設!我很高興能過這樣的生活!」

一個交托的生命,當然,也會有犧牲,但是是很美好的生命, 因為如果我沒有找到福音,我會就這麼呆著, 像其他許多人一樣,一生都在廣場上閒聊。

而那些明白從小找到福音能獲得恩典和喜樂的人, 他們是如何看待那些後來者的? 那些上午9:00以後來的人……是少年; 那些在12:00來的人……是青年; 因此,那些在下午3點到的人, 是中年;還有一些到了老年,他們花了一生 在廣場上尋找喜樂,卻沒有找到。 當我看見他們來的時候,我很高興,並說: 「真好!你們也來了,來得正是時候…… 你們將為我們增添寶貴的力量…… 就是現在,建設天主的國。 你們比較晚才遇見家主,但是,看, 最後,祂邀請我們所有人參與盛宴, 不管你來得早,還是來得遲。 祂要每個人都參與祂的盛宴。」

而那些遲來的人會怎麼說呢? 「很遺憾,我沒有早點發現福音之美; 太糟了,我沒有早點遇見主。」 這就是罪,不是別的。罪,義人說:「就是享受生活」……不是的。 在最後一個小時到達的人說:「真可惜,我沒有早點發現, 按照福音中納匝肋人耶穌所指示的去生活的美好!」

這就是罪。罪不是一種享受,而是一種損失。 借著這個寓言,耶穌想要永久去除「功德宗教」的觀念。 主耶穌在寓言中使用的言辭非常苛刻,祂說:「朋友!我並沒有虧負你, 你不是和我議定了一個『德納』嗎?拿你的走吧!」

祂是在對那些 捍衛「功德宗教」觀念的人說這些話。 「你喜歡這種『功德宗教』的觀念嗎? 那留著,拿著你的『德納』離開,去享受你的自私,它會使你衝動, 使你對團體中的弟兄姐妹充滿敵意。你將成為一個小氣的基督徒, 無法分享你弟兄的喜樂;而當你聽到, 天主不會把自己的兒子丟進地獄時……你很生氣。」 最後,耶穌會說:「因為,你是用壞的眼睛在看我的良善。」

耶穌的最後一句話, 框起了這個寓言:「這樣,最後的, 將成為最先的,最先的將會成為最後的。」 誰是最先的?他們是那些虔誠的基督徒,那些從一開始就奮鬥的人, 他們很傷心,因為到最後,甚至是那些最後來的人, 也能獲得圓滿的喜樂;他們不明白, 或最後才明白,什麼是天主的正義。相反,那些後來者卻先明白了 天主那自由和無條件的愛……還有, 他們感到悲傷,也因為自己沒有一開始就發現這點。

寓言並沒有結束,福音沒有告訴我們第一批工人 在聽到家主的話後的反應,家主說:「拿著你的酬勞走吧。」 這是在邀請我們 去完成這個寓言。如果我們還不明白, 是我們必須改變自己的正義觀去堅持天主的正義; 那麼,我們就仍是好猶太人……忠誠而慷慨的人,

但還不是基督徒! 祝大家主日好,並過好新的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