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川普新闻发布会为何没有宣布羟氯喹非处方?

作者:Giselle;校对:Julia Win;审核:海阔天空;Page:拱卒

美东时间周日(8月23日)下午17:30,美国总统川普举行了疫情新闻发布会。川普总统在发布会上宣布FDA通过了紧急授权,COVID-19染疫康复者的血浆对COVID-19患者有很好的治疗效果,生还率达35%。“这是历史性的成就”。

川普上周痛批FDA出于政治目的,拒绝批准用“康复者血浆疗法”治疗COVID-19患者的紧急使用授权。出席发布会的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局长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表示,通过与药厂合作,有7万个患者接受了康复者血浆治疗,效果非常成功。

哈恩说,这个决策是独立裁决,经过了大量研究,证明这个方法非常安全,达到了授权标准,生还率达到35%,因此紧急授权。目前还在等待更多的数据。

康复者血浆作为被动免疫治疗,在近十多年来多次突发性传染性疾病防治中也曾得到试用。如2003年SARS流行、此后非洲Ebola疫情暴发、甲型H1N1流感、西班牙流感(H5N1)重症患者的救治中,患者恢复期血浆用于这些重症患者救治,都曾收到较好临床效果。

被动免疫的特点是应用已获得的特异抗体用于患者治疗,患者可由此迅速获得免疫力,改善病情。但被动免疫所获得的免疫力增强维持时间不会太长,故一般仅用于急性严重传染病治疗,有些特殊情况,也曾用于急性严重传染病紧急预防。

尽管这种治疗方法有成功先例,但COVID-19这个传染病是全新的,这种严重病患者康复期血浆的制备也是新的,因此,治疗过程中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一是所用血浆抗体含量过低,不足以中和患者体内大量病毒,达不到治疗效果;二是输入的抗体,有可能与体内免疫细胞上免疫球蛋白受体结合,甚至由此产生炎症细胞因子大量释放(医学上称为细胞因子风暴)。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反而会招致体内组织器官损伤进一步加重。因此,中共国卫健委也承认,不能将此疗法视为常规治疗手段。

其实血浆疗法在武汉疫情最早爆发的时候,也曾经采用过。今年1月份,武汉医生彭银华在救治患者时染上了COVID-19,彭医生是第一批使用了康复者血浆治疗的患者,虽然历经27天的救治,最后还是去世了,所以说,血浆疗法并非CCP病毒染疫患者的特效药。

川普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血浆疗法生还率35%,实际上这个比例并不高。而很多一线医护工作者、病毒学家已经证实,硫酸羟氯喹对治疗COVID-19有显著疗效,尤其对于早期的预防以及治疗。

耶鲁大学病毒学家Harvey Risch博士在接受班农作战室采访时呼吁美国一线的医务工作人员为羟氯喹发声,例如一位治疗过400或800个患者的医生,只有2例死亡,这个比例就是真实可靠的证据。

Jack Maxey提到印度官方也积极推进羟氯喹的使用。有着12亿人口的印度,新冠病毒死亡人数3万8,而只有9百万人口的纽约死亡人数已经达到3万3。

川普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之前发推说,这是重要新闻发布会,会有好消息!很多人都以为川普总统会宣布一项行政命令,把硫酸羟氯喹非处方化,没想到出台的却是血浆疗法。

这说明美国的沼泽还很深,在今天的这个硫酸羟氯喹战场中,阻力很大。文贵先生在7月30日与韩国朴先生连线时也指出,硫酸羟氯喹影响了两个核心利益:

1,医药集团。让总统吃药不发声的,就是美国最大的医药集团。医药比黑社会、比黄金都赚钱。羟氯喹如果开放成非处方药,医药集团失去的就是一个一万亿到两万亿美元的大市场。这帮人花5亿、10亿美元都能搞出一个总统,为什么要放弃这个几万亿的市场?所以说这个阻力很大。医药集团最怕开放处方药,这一小撮人在拿全人类的性命开玩笑。

2,华尔街资本。虽然很多病毒专家、一线医生证明羟氯喹加阿奇霉素管用,但是没有用。这些权力的黑手、资本的力量在控制真相。华尔街背后的医药科技股,这些资本的力量,造成了目前的悲剧。

由此可见,美国的沼泽还远远没有被排干,羟氯喹的推广仍然阻力重重。血浆疗法的出台,也许是美国这些利益集团妥协和交易的结果。

在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是否有政治因素?川普说,是有人有政治动机,试图操控,FDA中有人在阻挡,但是这是生死的较量,每天都在拯救生命,要用一切可能救人。意思就是说:哪怕生还率只有35%,也好过FDA什么都不做!甚至使反作用力拖延时间,令疫情加重。

看来,与中共深度勾兑的美国黑暗势力还在拼命拖延时间,继续放任疫情蔓延给川普施加压力。川普总统要是还不采取更加果断、迅猛的措施,估计硫酸羟氯喹在大选之前都会很难被推广。

联想起澳洲主流媒体最近爆炒的疫苗新闻、以及澳洲电视台品牌栏目60分钟对美国NIH福奇医生的高调采访,可见疫苗这块更大的肥肉,还有很多头饿狼在盯着。在这些邪恶的政权与资本的控制下,人类正面临前所未有的黑暗时期。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