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甲年常年期29主日 瑪22:15-22 這是FernandoArmellini神父視頻的抄錄

大家主日好。耶穌曾說:「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這是一句最著名,也是被引用最多的聖經經文;然而可悲的是,它常被錯誤引用。我們聽過一些政治權勢提到它,就是當他們想要要求教會當局待在自己的領域而不干涉政治事件時。那些正當捍衛塵世國家的人將其作為格言。很遺憾,他們也沒有正確引用。我們也從教會權威那裡聽到這句話。他們以此向統治者要求屬於宗教權威的權利。在過去,當教會權威認為有權將某一神聖特性賦予某些政治機構,或者要為教會的世俗權力辯護時,它也曾被引用。現在更常見的是,有些人用它來要求欠債者:「把凱撒的歸還給凱撒。」

讓我們回到耶穌說這句話的背景,因為這很重要,它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耶穌想要給我們的訊息。耶穌已經在耶路撒冷呆了幾天,也已經與宗教領袖進行了一系列非常激烈的爭論。然後,祂做出了一個挑釁的行為,即是,驅逐聖殿裡的攤販。這意味著對受自身經濟利益影響的司祭制度的直接攻擊。簡而言之,耶穌與其對手的關係已經處於非常緊張的狀態,而今天,我們再次面臨祂與這些權威之間的一個辯論。

為了確定這背景,我們還必須提到當時的政治局勢。猶太地區是羅馬帝國的動盪地區,從未有安寧,但在耶穌公開生活的時期,卻很平靜;之前曾經發生過騷亂,但在二十或三十年前,騷亂會立即被血腥鎮壓,隨後還有被釘十字架的酷刑。例如,在Sepphoris發生了一起悲慘事件,那是耶穌三歲的時候,當地有一場叛亂,Varus血腥鎮壓了,並於離納匝肋幾公里的地方,將2000名叛亂者釘在十字架上。就是那個QuintilioVarus,他後來在著名的條托堡(Teutoburg)戰役中喪生。這次叛亂發生十年後,加里肋亞人猶達又發起了另一場叛亂,《宗徒大事錄》中也有提到它,在季黎諾(Quirinius)作敘利亞總督時的人口普查期間。這場叛亂發生時,耶穌13歲,叛亂者最終也被處以被釘十字架的酷刑。

但是,在耶穌公開生活的時期,局勢很平靜。能夠製造導致耶路撒冷城毀滅之叛亂的狂熱分子尚未出現。因此,在巴勒斯坦,人們屈從於羅馬當局,儘管他們被迫忍受著賦稅極其繁重的稅制。一切都要納稅:土地、財產、建築物、交易、職業稅、運輸貨物時的道路通行費。簡而言之,一些計算表明,最終利潤的50%要用來交稅。

然而,其中有個稅種,是所有稅收中最令人討厭的,它是面向所有人的拉丁文叫「tributumcapitis」,每個人都需要交1「德納」貢錢,女性12歲開始,男性14歲開始,直到65歲,都要交這種稅。今天的福音故事就是針對這一稅收的。顯然,不想交稅是非常危險的,因為該人會被指控犯有叛亂罪。這也將是針對耶穌的指控之一,即是,以一種微妙的方式,煽動人們不要向凱撒納稅。這一點在後來於比拉多前對耶穌的指控中,成為了證據之一。

福音故事正是發生在這樣的背景下,即是,耶穌的對手試圖設計誘導祂,因為他們想找到舉報祂,並使祂被判刑的理由。

讓我們聽聽:那時,法利塞人去商討怎樣在言談上叫耶穌入圈套。他們遂派自己的門徒和黑落德黨人到祂跟前說:「師傅,我們知道你是真誠的,按真理教授天主的道路,不顧忌任何人,因為你不看人的情面。如今請你告訴我們:你以為如何?給凱撒納稅,可以不可以?」

兩組反對耶穌的人進入了場景。他們是我們所熟知的法利塞人,因為他們不斷出現在福音當中;他們是精神導師,是以色列傳統的捍衛者,他們是確定對錯的人,他們瞭解舊約聖經,因此,他們是與以色列人民精神方面有關的人。第二組是黑落德黨人;我們不太瞭解他們,但他們也出現在福音當中。耶穌警告要防備這些酵母,包括法利塞人和黑落德黨人。

這兩組人的聯盟很奇怪,因為,法利塞人和黑落德黨人的政治立場是相反的。法利塞人認為,支持羅馬人的佔領是對神的不敬,因為,羅馬人是外邦人,他們的偶像朝拜和不道德的生活褻瀆了聖地。另一方面,黑落德党人是黑落德·安提帕斯(HerodAntipas)的朋友,他們因此而得名;而黑落德,耶穌稱其為狐狸。並不是說他聰明,而是說他是個傀儡,沒有個人主見,屈服于當權的暴君提庇留(Tiberius)。10年前,黑落德建了一座新都城。他一開始定居於Sepphoris,在納匝肋附近。然後,當他建好新首都時,他稱其為「提庇留」,當然,這是在向提庇留皇帝致敬。黑落德黨人是他的朋友,也是殖民者羅馬人的合作者。

我們發現這兩組人聯合起來反對耶穌,這不尋常的聯盟背後的原因,將在今天的福音片段中體現出來,因為,耶穌將以祂的訊息觸及這兩組人。他們聚集一起,以一段很長的介紹和讚美之詞開始,這是聖經中出現的對耶穌的最美贊詞。這是來自祂的反對者的讚美。

他們說:「我們都知道你是個公平的人,你教授天主的道路,不屈從任何人,也不蔑視任何人。」因此,他們認定耶穌拒絕妥協,並且有勇氣說出自己的想法。法利塞人和黑落德黨人說這些稱讚之詞,目的只有一個:迫使耶穌就範,不讓祂「瞎說」更多;他們想讓祂說「可以」或者「不可以」,因為他們已經很好地研究過自己的計謀。不管耶穌如何回答,祂都將陷入麻煩。如果祂說,「可以,向凱撒納稅是合法的」;那麼祂就成為了羅馬人的朋友、合作者,這會使所有人都感到不悅。如果祂說「不可以」,黑落德黨人已經準備好指控祂為顛覆破壞分子,或是反羅馬分子。

我們必須時刻小心別人的讚美,因為那些讚美我們的人常是心懷目的的;他們一定是想掌控我們,使我們與他們為伍,或者想讓我們幫助他們。在讚美之後,他們向祂提出了計謀好的問題:「請你告訴我們:你以為如何?給凱撒納稅,可以不可以?」

讓我們聽聽耶穌的回答:耶穌看破他們的惡意,就說:「假善人,你們為什麼要試探我?拿一個稅幣給我看看!」他們便遞給祂一塊「德納」。耶穌對他們說:「這肖像和名號是誰的?」他們對祂說:「凱撒的。」耶穌對他們說:「那麼,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

在回答問題之前,耶穌對法利塞人和黑落德黨人說:「看,我已經意識到你們在陷害我,但我無意以回避或故作神秘的方式回應,以致往後每個人都可以隨意解釋我的話。不,我要直達問題的核心。」

讓我們好好留意……我想,在今天,許多傳道者都會堅持納稅義務,這始終是一個適當的建議,但是,耶穌今天並不是在談論這項納稅義務。

而保祿,在他的《羅馬書》中,即當他寫信給首都的基督徒時,他就此主題非常清楚地表達了自己的看法。我們處在尼祿(Nero)時代,在他統治初期,這位皇帝二十歲,一開始他是個過度寬容且中庸的人。保祿寫信給那些基督徒說:「每人要服從上級有權柄的人,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從天主來的,所有的權柄都是由天主規定的。所以誰反抗權柄,就是反抗天主的規定。」人是社會之人,這也就是為什麼需要有人來組織並構建這個社會,然後得出結論:「我們必須服從這權柄,不僅出於對懲罰的害怕,而且出於良心的責任。」所以,他提議說:「凡人應得的,你們要付清;該給誰完糧,就完糧;該給誰納稅,就納稅;該敬畏的,就敬畏;該尊敬的,就尊敬。」(羅13:7)

保祿認為這本身就是很明顯的事;天主子沒有必要特意來告訴我們,我們必須納稅。每個人都有責任盡自己所能,為社會生活的良好發展做出貢獻。在此,基督徒必須成為模範公民,因為你必須去愛,愛不僅意味著要愛那些有需要的人,或是你的近人,而且,希望這個社會能讓每個人都像天主的真正子女一樣生活,也是愛的一種體現。

因此,這是另外一個問題,在法利塞人和黑落德黨人提出的問題中已經說得很清楚:向皇帝進貢是否合法?納稅意味著承認提庇留為國王,而以色列唯一的國王是天主。耶穌回答說:「拿一個稅幣給我看看!」他們便遞給祂一塊「德納」。這裡很有趣,耶穌要他們把稅幣給祂看,這意味著祂沒有這種稅幣。他們照做了,耶穌沒有因他們有這稅幣而責備他們,他們沒有把手放進口袋,因為當時的衣服沒有口袋,只有袖子。稅幣被放在小袋子裡,或在外衣下。他們拿出袋子,掏出稅幣。

耶穌稱他們為假善人,為什麼?因為他們所有人通常都使用這種錢幣,當他們去市場時……而「perutot」,只是在聖殿裡面流通的硬幣,用作奉獻,在外面它們一文不值。人們使用這些硬幣是一件好事,耶穌並不在乎這個,耶穌要告訴他們的是:不要在用這些硬幣去購物時有所顧忌。不幸的是,我沒有這些硬幣,但是,我收到一些,當我提供服務時我也使用它們。

有趣的是,他們只對用這些硬幣來進貢有所顧忌。當耶穌拿到硬幣時,祂問了兩件事。讓我們繼續尋找他問這些問題的原因,因為,這樣我們才能明白他要把我們帶到哪裡。問題一:「這肖像和名號是誰的?」他們回答:「凱撒的。」對於虔誠的猶太人來說,只是看著這稅幣,就已經很反感。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熟知,在《申命紀》和《出谷紀》中,有明確規定,以色列人不能製作圖像。

原因是,這些圖像很危險,有可能變成偶像,然後他們向這些偶像祈求,就像外邦人所做的一樣。而且,以色列的天主是獨一無二的,是妒愛的,祂不願偶像受敬拜。讓我們看看提庇留鑄造的這硬幣,你可以在我身後看到它。其中一面,有羅馬皇帝的代表。這裡是圖像和題字:提庇留凱撒·奧古斯都(TiberiusCaesar,Augustus),神聖奧古斯都的兒子。這裡提了兩次神聖的奧古斯都(Sebastós)。反面是頭銜:「pontifexmaximus」——教皇:提庇留;還有一個坐著的婦女圖像,象徵和平。她也許是提庇留的媽媽,名為Livia,是Octavian的第三位妻子。提庇留被描繪成Jupiter,而Livia是Juno。

我是說,一個虔誠的猶太人,當他看到這硬幣時,就會將其理解為完全的偶像朝拜。因此,問題不在於是否納稅,而在於拜偶像。所以,讓我們嘗試理解耶穌現在想要將論述引向何方。耶穌問:皇帝提庇留把自己的肖像放在哪裡?在錢幣上。你知道提庇留長什麼樣嗎?如果想知道,你必須專注于錢。因此,他是地上的代表,金錢之神的大司祭。是他主持對金錢的祭拜儀式,金錢是他帝國中每個人都朝拜的偶像。金錢引導著帝國的生活,提庇留是這個宗教的大祭司。

我們記得,耶穌曾對比過這不可調和的兩者:朝拜真天主,以及拜金錢。沒有人是無神論者。在聖經中,沒有對無神論的恐懼,也沒有提及無神論;危險是朝拜偶像,因為每個人都有一位神。總會有某人或某事物構成我們所有思想、決策和選擇的參照點。是這個人或事物,影響著你每天的行為方式。

比如,如果你心中的神,引導你的神,是納匝肋人耶穌的天主,那麼祂會總是向你展示如何使人快樂。如果你朝拜的神是成功、事業,那麼,此偶像會向你展示應該培養怎樣的友誼,應該變得如何狡猾,該向誰奉承。當然,每個神都會向其皈依者許諾。我們知道,金錢之神許諾了很多,因此它有很多朝拜者。你必須小心,因為這個神(即金錢)所發出的命令,也是反人性的命令。這裡,提庇留把自己的肖像、圖像放在錢幣上,他是那些拜金者的大司祭。

耶穌所關注的就是這種反人性的朝拜,而不是是否交稅,或者,是否在市場上使用這種錢幣。祂把注意力引向了錢幣上的圖像和題詞,並說:「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祂沒有說「給凱撒」。他們問的是:「可不可以給……」祂的回答是「歸還」,不是「給」。歸還什麼呢?耶穌說,讓我們嘗試不要做假善人,問題不在於「用」或「不用」凱撒的錢幣,而是要意識到,包括你,假善人們,是完全被包含於這圖像和題詞背後的哲學之中。

外邦世界所依據的哲學,崇尚反天主;問題不是在於金錢是邪惡的,而是在於「拜」金。應該是錢為人類服務。一個君主專政的社會,其錢幣上印有皇帝的臉,在這樣的社會中,誰最被看重?那些有錢人最被看重,只要有錢就可以。先知亞毛斯說,在拜金錢的地方,窮人只值一雙涼鞋,或者如耶穌所說,「不如一隻羊」。耶穌說的是什麼?把偶像歸還給凱撒。他把它帶進了以色列,但它不屬於以色列子民的屬靈身份;保持作為祝聖於唯一天主的子民的純粹性,把朝拜偶像的宗教還給外邦人凱撒。耶穌想讓他們深究問題的核心。

耶穌說的第二件事是:「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耶穌的講話始終圍繞著錢幣上的圖像和題詞。提庇留把自己的圖像加以題詞,放在錢幣上;那天主把自己的圖像和題詞放在哪呢?我們都知道答案,這是很明顯的:天主把自己的圖像放在人身上。是在人身上,天主放上了自己的題詞,即祂的名號。

有一個故事講述了一位大拉比Hillel,他是一位生活在耶穌之前的時代的老師。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故事,甚至是耶穌時代的孩子。在講課結束時,他的門徒問他:你要去哪裡?他回答說:我要去執行一條「misva」,即誡命,……「那你要執行哪一條「misva」呢?」他回答說:「我要去洗澡。」門徒們說:「但我們從未聽說過有一條「misva」是讓人洗澡。」這位大拉比Hillel回答說:有一些國王的雕像樹立在劇院內的公眾區,有人為其清潔並獲得酬勞;如果有人侮辱其中一個雕像,那就是直接侮辱皇帝……就如經上所說,我們是按天主的肖像而造成的,我們得保持多麼潔淨,並且洗淨自己的身體,才能光榮我們所肖似的造物主!

這個故事,眾所周知。所以,這是圖像的意義。這是耶穌希望祂的聽眾關注的主題。歸還這樣的神的圖像,即提庇留的圖像,拜金錢的大司祭所代表的圖像。現在,讓我們看看,要把什麼歸還給天主。

人類必須被歸還,因為他們是天主自己的肖像。我們可以在《申命紀》中看到對此肖像的題詞,還有很多其他的例子。舊約中說:天主把祂的名號放在哪裡?祂把祂的名號放在以色列。《依撒意亞先知書》第43章:是以色列人,承受了我的名號。或者,《默示錄》第14章:「還有十四萬四千人,他們的額上都刻著羔羊的名號和祂父的名號。」天主把自己的肖像和題詞放在了人身上。因此,必須將它歸還給天主。我們不能佔有人,因為人只屬於天主。所有制造之物都屬於人,但人僅屬於天主。

具體來說,耶穌所面對的兩組人,他們應該把什麼歸還給天主?(現在,讓我們把凱撒放到一邊。)黑落德黨人是提庇留專政力量的合作者,這位暴君抓捕人民,剝削人民,奴役人民。羅馬帝國到處是奴隸,這是金錢之神所認可的,人民受羞辱,被剝奪自由;人如果失去了自由,就無法成為完整的人,他們不再肖似天主。在那些當權的暴君想要建造上達天庭的塔樓之地,事情就如拉比們所說的那樣發生了,即是,有關建造巴貝耳塔的故事。他們說:「當一個人從塔上摔下來時,沒有人注意,但是當一塊磚頭被打碎時,所有人都會淚流滿面。」法老可以使用馬、戰車、牛,但不能使用人,因為人不屬於他們,而屬於天主,人必須被歸還給天主。

耶穌想讓人們明白的是:如果屈從于偶像和暴君,那麼人將不人。因此,支持這種壓迫人民的政治結構的黑落德黨人,他們知道應該歸還天主什麼。那些和他們有相同想法的人,應該檢查良心,因為統治人的人就是黑落德黨人。而法利塞人,他們也必須將人歸還給天主。法利塞人的教理講授呈現的是,人不屬於天主,而是屬於他們所發明的偶像。因為偶像要求犧牲、奉獻、焚香、焚燒祭獻。他們發明的這位天主,青睞于那些向他鞠躬和遵守他命令的人,並且他會嚴懲犯罪之人。這不是真實的天主,不是納匝肋人耶穌的天主。這是人類發明的偶像,符合他們的推理和標準。他們發明了它,創造了這個「天主」。他不是真實的天主,即愛的天主,不是天主的真實肖像。

真實的天主就在法利塞人眼前,祂就是納匝肋人耶穌。祂完美地再現了天主的肖像。誰堅持這種人的肖像,誰就緊隨真正的天主。

祝大家主日快樂,並過好新的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