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I,CHEN

金門 浮島新頁

2016 IPAchina深度攝影獎 3rd

金門東北角獅山砲陣地,園區砲操表演,但是演練的並非軍人,是穿上軍服的老百姓(金門縣臨時雇員,時薪877元),李麗旋是其中一位,她是陸籍配偶,來金門十餘年,而榴砲射擊的方位,是她老家,大陸泉州。

環境中國

2012 文化部37屆金鼎獎雜誌類個人獎最佳攝影獎

2013 SOPA Excellence in News Photography/Award for Excellence

烏海。

這個故事怎麼說?為什麼會碰到”他“?我已無所線索記起了。邊指著他內人頭上的傷邊氣憤地說著...他们可恶极了,又是打又是踹的...他們是誰?那些煤厂...為什麼要這樣打你們?他们啊,强取我们的地要做他们的道路...你看这附近只剩我们这一户了,其他全被他们打跑了…土匪...那有反應給當地政府嗎?有什麽用,他们是一伙…他操著不知哪的口音,或本地口音就是如此,我只聽得懂這些,(對於他們來說,我才是一個外人,一個遙遠的外人,如同我對內蒙古有著遙遠印象般,但我在這了)看看他住屋上的毛相,他說在那個年代,肯定不會有這事發生...他開始緬懷,拿出他的紅衛兵臂帶,胸章...其中,在一堆老件裡一顆螺貝引我注意,問他,這是?他回答:我没见过大海,留着做纪念,孩子带回来的。(就如我沒見過大漠,但我此刻在這)接著說:给你拿一个回去不…(我承認這胸章很吸引我,這不是后海的觀光複製品,是一段承載他人過往的證明,有溫度的...)

最後他問,你们是哪里来地? 我說,"臺灣"他再問,哪里?(這次音調拉高了一階)我說,臺灣他把這兩字攪和在舌齒間說著......

台湾......

躲胎。

船家上吃著地道江南菜、喝著啤酒,聽著船家說著他們的生活。旁邊的造紙廠和電廠的污染對你們有沒有影響呢?大極了...

魚啊,都快沒了,以前啊出江不遠就滿倉回,現在啊,能捕個十斤八斤的算好....那生活怎辦?能怎辦,少吃一點....聽說這附近很多人患癌是吧?可多了,那,隔壁就是...來來來,先吃飯吧,沒什麼好招待...湊合吃著...你們突然來沒準備什麼....這餐來得突然,對於不速之客,實在是款待。筴著菜聊著...為什麼住在船上?(對於雙腳慣於陸地的我,活在船上是個好奇)聽人說這水好、這魚好....我們從鄱陽湖來的...鄱陽湖??離這好遠,為什麼從這麼遠的地方來?我張口說著...女主人回答著:為了孩子啊,多生了...當年為了躲胎...“躲胎”這兩字一出立即被旁的家人遮嘴了....我識相地低頭灌酒杯...這餐,因知道這水污染的情況,酒刻意喝得多了,暈酒船輕晃,想著從鄱陽湖到長江出海口的太倉這到底要多遠?要多久?為什麼只能生一個?為什麼要躲?為什麼要罰?

美國

2007 攝影藝術新人獎 優選

NEWS
馬習會
日月光併購矽品案
318
portrait

thanks

text,sound,video,photography.layout by chungichen

chungi331@gmail.com

Created By
Chung I Chen
Appreciate

Made with Adobe Slate

Make your words and images move.

Get Slate

Report Abuse

If you feel that this video content violates the Adobe Terms of Use, you may report this content by filling out this quick form.

To report a Copyright Violation, please follow Section 17 in the Terms of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