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醒醒! 學醫救不了中國人!

作者: 城堡

審核/潤色: @👼Jane簡愛👼

【本文為抒情類散文,非記實性新聞】

古人雲:‘‘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身為男人的我本不擅長談感情! 而今天的我,就是要分享些情感,這份情感中有迷茫,有悲傷,更有憤怒。

武汉中心医院里悼念李文亮医生的花束 2020.2.7 STR / AFP

因為一位白衣天使走了,他既是白衣天使也是英雄,然而,這位英雄的白衣天使走得卻是那麼的冤屈! 那麼的悲涼! 那麼的窩囊! 甚至於在網上對英雄公開的悼念,都成了一種奢望!

一個人口兩千萬的大都市,在一夜之間被封。 如果沒有這位英雄的曝光,封的也許是整個華南,甚至是整個華夏! 常言道:沒有功勞還有苦勞,然而,當英雄的白衣天使憑著醫者仁心的高尚情操試圖竭盡全力去挽救一城乃至是一國時,不但沒有得到鮮花和掌聲、褒獎和讚美,令人義憤填膺的是,英雄居然迎來了人民警察的批評、訓斥和教育, 甚至被責令強制簽下訓誡書! 「八位造謠者」的污名伴隨CCAV十九點的謊言傳遍祖國大地、四面八方,如此懲罰還不能讓領導解恨,英雄的白衣天使又被領導派往並不是英雄本專業的前線,美其名曰「戴罪立功」,實屬「打擊報復」! 在防護服全部被臭名昭著,比黑煤球還黑的紅十字會截流的情況下,感染病毒便成為必然。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最早在同學群裡透露了「7例SARS」的消息,隨後就遭到了當地警方的訓誡。 上圖為網友們在網上公佈了他的訓誡書。

英雄的白衣天使在生命的最後幾十小時內,心心念的還是治病救人,怎料邪惡的獨裁體制想的卻是要借病毒滅英雄的口! 當英雄呼吸停止三小時後的軀體被放上葉克膜,治療不正確消息傳出,蠅營狗苟之輩卻還在刪貼,撤銷新聞下熱搜榜,降低新聞舆論的熱度...... 甚至借機大作文章,把英雄的死當做洗腦宣傳和政治鬥爭的工具。

這鮮血淋漓的場景就像那蠅蟲在陣亡的勇士的軀體上,肆意瘋狂暢快地盤旋一般! 相信每一個良知未泯的人看著這些蠅蟲們都會怒髮衝冠!

憤怒悲傷之余我們能做的,就是拼盡全力去記住英雄的名字,李文亮

因為英雄畢竟是英雄,蠅蟲終歸是蠅蟲。 英雄會被銘記,蠅蟲會被唾棄。 一張小小的訓誡書,將成為英雄的榮譽並永遠寫進將來的教科書! 那血色的畫押和血色的公章,就如邪惡的中共國的血旗一樣,透出了一個血色時代的兇殘與荒誕!

英雄死了。 英雄死了嗎? 英雄真的是死了吧?! 我寧願相信這是謠言! 然而,再怎麼不願意相信、不願意接受,再怎麼悲傷,英雄終歸真的死了。 我們再也看不到英雄的白衣天使治病救人的身影! 我們禁不住一遍又一遍的問:英雄是怎麼死的? 每一個良知未泯、頭腦清醒的人都會明白:英雄的白衣天使當然是被這個邪惡的獨裁體制害死的!

一個能在一周內緊急建起一座醫院的獨裁體制,在一周內卻無法把救災物資發放給前線。 一個讓世衛組織的總幹事為其透明度背書的體制,卻不敢對自己的人民說出真實的感染人數。 一個號稱人民當家作主的體制,卻能明顯從新聞圖片上人員佩戴口罩的防護程度的不同看出烏紗帽和三六九等的身份地位的高低。

在這樣邪惡至極的體制下,還需要多少個英雄才能力挽狂瀾? 不,該問的是,在這樣邪惡至極的獨裁體制下,還會有多少人會去做一個試圖力挽狂瀾的英雄呢!

一個需要普通人不斷地像英雄一樣犧牲自己的獨裁體制,不值得英雄為之犧牲。

唯有改變這個體制

中國人病了。

病不在軀體,病在被愚昧的頭腦,病在被污染了的精神,病在被打折了的脊樑! 產生在德國,擴散到俄國,傳染到中國的那個紅色的病毒,九十九年來毒害的同胞數以億計,毒過了冠狀病毒何止萬倍!

我不禁要問,不僅是捫心自問,還要問問各位同胞,更要斗膽問問蒼天大地:到底要何種靈丹妙藥,才治得了這個幽靈般縈繞在中國人民身體和思想上的病毒!

然而世間從來沒有靈丹妙藥,我們唯有自救。 人生不過三萬六千天,短短的一生中,你難道想要做一輩子的韭菜,不斷被獨裁統治者割了一茬又一茬,眼看蠅蟲們吃著特供,自己計畫地生計畫地死;還是要在即將來臨的變革大潮中,和英雄一樣不畏強權說出真話,挺直腰板做一回堂堂正正的人?

過去戊戌六君子沒能喚醒的,也許「謠言八君子」也喚不醒。 但天總是會亮的,天亮了所有人就醒了;黑暗總是害怕光的,東方既白,黑暗就無處遁形。

那就讓黑暗在必然到來的滅亡的過程中恐懼吧! 因為已經醒來的人,即使行走在黑暗,而在他們的心中早已經是一片光芒!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