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甲年常年期27主日 瑪21:33-46 這是FernandoArmellini神父視頻的抄錄

「你們再聽一個比喻吧!從前有一個家主, 培植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圍上籬笆, 園內掘了一個榨酒池,築了一個守望台把它租給園戶,就離開了本國。」

大家主日好。

那些常去以色列的人會注意到田地裡被毀的塔樓, 就如你在我身後看到的這座。 有些很古老,甚至可以追溯到耶穌時代。 它們是農民們用以存放勞動工具的塔;在收穫的季節, 農民們也常在那裡過夜。塔頂有觀察點, 葡萄栽培者從該觀察點可掌控他的葡萄園。 有一些中等規模的葡萄園, 以家庭為單位;耶穌時代的每個家庭都會在房子旁邊種一些葡萄樹。 但是,後來又有大批土地所有者,他們擁有 廣闊的葡萄園,生活在羅馬帝國的大城市中, 享受著生活,並讓租戶承擔葡萄園的培植工作, 而租戶最後要上交葡萄園的出產。

耶穌受其時代的社會和經濟現實的啟發, 而準備了這個比喻;祂以其中一個葡萄園主開始,展開祂的故事。 當一個比喻涉及葡萄園的主題時, 我們每個人都知道比喻的敘述者要指涉誰。 葡萄園是以色列;在聖經中,它被稱為天主的葡萄園。

我們記得著名的葡萄園之歌, 它由依撒意亞先知所創作,並由其詠唱; 它講述了一位葡萄種植者,他準備了土壤, 鑿地鬆土,把石頭清除,種上一些 珍貴的葡萄藤,然後建了一座塔樓; 他還掘了一個榨酒池。當然,他希望 從葡萄園能出產葡萄、酒和喜樂;但是,相反, 葡萄園卻出產了大量不能吃的葡萄。 這是關於天主的愛沒有得到其子民的回應的悲慘故事。

耶穌非常瞭解這首葡萄園之歌,其實,在祂的比喻中, 回想起了天主對祂子民的所有這些關注。 我們將從兩個層面來分析這個比喻。 第一個是最直接的:耶穌想要賦予這比喻的內涵。這比喻直指 耶穌時代的最高宗教權威。耶穌在聖殿裡。 我們現在讀的是《瑪竇福音》的結尾,也是耶穌生命的最後時刻。 那些最高宗教權威即將犯下大罪。

耶穌想用這個比喻使他們反思自己的責任。然而,我們會發現, 這訊息不僅對以色列的宗教權威有效, 也對今天的基督徒團體有效。因為,葡萄園在過去指以色列, 而現在,天主的葡萄園是指受了洗的團體。我們將會聽到這個訊息。 顯然,葡萄園主代表的是天主,祂在這些關注中啟示了自己所有的愛。 祂關心的是什麼?讓我們來看看。

首先:他建了一個籬笆,因為他想劃定他的產業。以色列已從 外邦民族中分離出來;他們有自己的主人, 自己的神,為他們制定道德標準, 接受他們的祭獻和朝拜。天主有自己的產業, 即以色列,祂「定義」了她。祂是如何做的呢? 祂以籬笆保護她,這籬笆就是法律五書,她的法規。 《出谷紀》中說: 「你們在萬民中將成為我的特殊產業。」 這與天主對活於世上的教會的關注是一樣的。 教會不屬世界,她不遵照世界的邏輯, 也不遵循世界的生命準則;她也不會跟著世俗有一些愚蠢的做法, 這些做法或許被大多數人認為是一種準則, 或是最大的生命價值。保護基督徒團體的籬笆是福音的話語, 祂始終保持警惕,並能立即確定是否有盜賊 爬上籬笆企圖破壞葡萄園。

第二個關注:他掘了一個榨酒池。 在我後面,你們可以看到耶穌時代的一個碾壓設備,位於Nicopoli的Emmaus, 至少可追溯到公元前200年。我們可以留意到,還有一個大些的酒池。 葡萄被堆放在那裡,並被壓榨。你可以想像這個場景,因為在樓上, 還放置了一根橫樑,他們把繩索綁在橫樑上,以防止榨酒時滑落。 他們跳舞歡唱。 聖經還提到了這些關於豐收,關於葡萄收穫季節的喜樂歌曲。 你還可以看到一個小些的酒池,葡萄必須 先被收集到那裡。我強調葡萄這個主題, 葡萄果實和葡萄酒,因為天主想從葡萄園收穫的出產是喜樂,且只有喜樂。

天主希望教會出產喜樂,且只有喜樂。 我不知道為什麼福音會被悲傷所籠罩,這完全沒有道理, 因為天主想要的唯一的東西就是喜樂, 而教會正是應該向世界介紹福音邏輯的組織。 基於這邏輯,和平與愛的世界將隨後誕生。 教會不是必須為自己出產這酒,這喜樂…… 不是的……教會是為所有人的。 葡萄園主的第三個關注是:塔樓的建造 。

在我後面,你們可以看到一些重建的那時最普通的塔樓。在塔頂, 是觀察點,這指代天主的注視。我想說, 天主以母親般的關懷,關注著祂的葡萄園, 照看她,保護她,以免盜賊和強盜來偷取或破壞她。 天主照看著以色列,也照看著今天的基督徒團體。 在把葡萄園託付給農夫之後, 天主,即葡萄園主,走遠了。 這代表天主已將出產喜樂的使命交托給了祂的子民。 現在,我們正等待著果實。這葡萄園會出產什麼?

聽比喻的人是人民的精神導師,司祭長, 那些組織聖殿的莊嚴禮儀,並使其全速進行的人。 廣場上總是擠滿朝聖者,祭獻者獻上祭品、焚香、燃燒祭品。 這些精神導師現在在等待,因為他們明白自己是釀酒師,他們希望 天主會對向祂奉獻了這麼多祈禱、歌曲、音樂和朝拜的宗教感到滿意。

此時此刻,教會也蒙召出產果實,那些天主所期望的果實。 現在,讓我們聽聽這個葡萄園出產了什麼: 快到收果子的時節,他打發僕人到園戶那裡去收果子。 園戶拿住了僕人,將一個鞭打了, 將一個殺了,將另一個用石頭砸死了。 他再打發一些僕人去,人數比以前還多; 園戶也一樣對待了他們。

耶穌是對司祭長講話,他們非常瞭解舊約聖經; 因此,當耶穌談及天主的使者時, 他們立刻明白耶穌所講的暗喻。 他們記得天主借耶肋米亞之口所說的話: 「從你們祖先出離埃及那一天起,直到今日, 我給你們派遣了我所有的僕人先知,而且每天清早給你們派遣, 但他們不但不側耳聽從我,反更硬起自己的頸項, 比自己的祖先還要乖戾。」(耶7:25-26)那些人沒有聽先知的話。 耶穌提到其中兩類使者,也許是分別指流亡前和流亡後被派遣的先知, 一直到不再有先知說話。 在基督來臨前的最後幾個世紀,天主不再派遣先知,因為人民不聽他們的話。

這些被派到以色列的僕人有什麼期望?只需翻閱一下先知書, 馬上就會意識到,他們所要的就是主人對葡萄園所期望的。 《依撒意亞先知書》中說:「學習行善,尋求正義,責斥壓迫人的人, 為孤兒伸冤,為寡婦辯護。」(依1:17)這些就是天主想要的果實, 祂借著先知的口說出來。我之前提到的那首著名的葡萄園之歌, 在結尾處說:「萬軍上主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 ……他原希望正義,看,竟是流血; 他原希望公平,看,卻是冤聲!」(依5:7)

事實是,先知們從未找到這些果實。 他們找到的是什麼?莊嚴的禮儀,奉獻犧牲,焚燒祭品,焚香。 但是,先知們譴責這些宗教習俗,說它們是無用的、毫無價值的。 在《依撒意亞先知書》的開篇,天主說: 「不要再奉獻無畏的祭品! 馨香已是我所憎惡;月朔、安息日、集會、齋戒和盛大的宴會, 我已都不能容受。」(依1:13)

天主希望葡萄園出產的果實不是這些。 《依撒意亞先知書》第58章中,當祂提及齋戒時,祂說: 「看哪!你們在守齋日仍然苦心經營, 勒索你們所有的工人。…… 難道這就是我所中意的齋戒嗎? 難道這就是人們克己的日子嗎?…… 我所中意的齋戒,豈不是要人解除不義的鎖鏈, 廢除軛上的繩索,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 折斷所有的軛嗎?豈不是要人將食糧分給饑餓的人, 將無地容身的貧窮人領到自己的屋裡, 見到赤身露體的人給他衣穿,不要避開你的骨肉嗎?」(依58:3-7)

由於先知對這些召喚非常堅持,他們激怒了葡萄園的管理者。 他們對這些先知做了什麼?他們毆打、殺害、用石頭砸死他們。 看看耶肋米亞發生了什麼,他是司祭階層最反對的人, 他是最像納匝肋人耶穌的先知;他被鎖上鎖鏈,並被扔進水池。 烏黎雅在戰場上遭暗算。匝加利亞在聖殿的同一院子裡被石頭砸死。

讓我們看看天主的葡萄園裡發生了什麼,看看今天的教會發生了什麼。 教會今天繼續派遣她的僕人, 先知,這些先知在做什麼?他們總是要求更多的福音化的生活, 因為可以預料,世界的思想很容易滲入基督徒團體, 而先知們總是呼召,團體必須具有對福音的敏感。

先知、僕人,也是那些譴責用以撫慰良心的虛假宗教信仰的人, 但這不是天主想要的。先知們也要 指出與福音不一致的某些敬禮活動、某些傳統, 它們與天主聖言毫無關係。先知總是很煩人。 我們也見過先知,甚至是最近:我們想到Oscar Romero, 還有許多其他的使人民和政府感到不安的先知。

有很多記號可以讓我們認出 誰是天主派遣的,誰是為自己發言的。 我會試著列舉一些可以幫助我們的標準。

首先:天主的使者從不尋求個人利益,也不為獲取功德及認可, 他們的話總是且只是出於對福音的極大熱情。

第二個標準:他們的呼召總是專注於主所期望的果實:愛、兄弟情誼、 正義、對窮人的關注;其實,他們總是與弱勢的一方站在一起。 他們也總是會遇到權力結構的問題,不管是政治結構, 還是宗教結構,即當他們在行使權力而不是為團體服務時。

最後一個標準:先知是那些奉獻自己的人。 天主非常愛祂的葡萄園,以至於祂繼續派遣先知。 如果沒有人聽從這些先知, 耶穌繼續祂的比喻說,葡萄園主非常愛這個葡萄園, 以至於他派遣了他的兒子。 讓我們聽聽: 「最後他打發自己的兒子到他們那裡去,說: 他們會敬重我的兒子。但園戶一看見是兒子, 就彼此說:這是繼承人;來!我們殺掉他,我們就能得到他的產業。 於是他們拿住他,把他推到園外殺了。」 兒子向葡萄園管理者要求什麼? 是與之前派來的先知所要求的一樣的果實;而他找到了什麼? 對觀福音告訴了我們另一個比喻,即只長葉不結果的無花果樹, 葉子代表宗教的表面,它欺騙了人, 因為它掩蓋了不結果的事實,而這果實是天主唯一所期望的。

無花果樹是以色列人民的另一個圖像,它結出非常甜美的果實, 這正是天主等待從這植物上結出的果實,而這植物就是以色列。 兒子提出要求的後果是: 和之前發生在第一批使者,先知們身上的一樣;兒子被趕出了葡萄園; 葡萄園管理者驅趕了兒子,並把他殺害。 比喻清楚地描述了耶穌所預見的;他知道宗教權威 將要「清除路障」,把祂趕出葡萄園。 其實,耶穌是在聖城外被處決的,就好像祂污染了聖城一樣。

這些葡萄園的管理者想要什麼?他們希望保持自己的聲望, 維護從虔誠的人民的創造力中獲取的經濟利益。 試想一下從奉獻市場中獲得的巨額利潤,這使聖殿降為一個買賣市場。 讓我們記住耶穌驅逐所有攤販的情景。 這些不是天主期望其人民結的果實。今天,我們的基督徒團體必須格外小心, 因為我們也面臨著把天主子趕出葡萄園的危險。天主子,福音……

這危險是,我們受誘將福音趕出我們的宗教生活。 這就是我們的在世生活,我們總是面臨這樣的誘惑。 首先,我想說,對於教會中那些葡萄園的主要負責人來說, 他們也受誘把福音放在一邊,而按照人類的標準來管理宗教生活。 他們可能會認為葡萄園是他們的,他們是主人, 無需把主的話作為唯一的參照。

這種誘惑從基督徒團體的誕生就已經存在。 讓我們記得,伯多祿在其第一封書信的第五章中說: 「所以我這同為長老的,為基督苦難作證的, 以及同享那將要顯示的光榮的人, 勸勉你們中間的眾長老:你們務要 牧放天主託付給你們的羊群;盡監督之職, 不是出於不得已,而是出於甘心,隨天主的聖意; 也不是出於貪卑鄙的利益,而是出於情願; 不是做托你們照管者的主宰,而是做群羊的模範。」(伯前5:1-3)

當我們回想教會的歷史,我們意識到天主的葡萄園 曾多次受葡萄園的管理者引導,他們驅逐天主子, 拋棄宗教生活的福音。這些是我們基督徒團體的罪。 如果教會的生活沒有真正福音化,那麼這不僅是教會等級制度的問題, 當然,它也是其中一個因素。

而所有信徒, 也可能犯把福音趕出宗教生活的罪。讓我們想想,比如, 在資產管理方面,基督徒所遵循的標準是什麼?市場規則。 他們以福音為指導,還是把祂排除在外?當要分配遺產時, 如果有人要以福音為標準,那其他的基督徒會怎麼說? 把福音放一邊吧……有國家的法律!所以,我們如外邦人一樣思考問題, 就好像基督從未告訴過我們,不要在地上積攢財物, 而要在天上積攢那不會被盜取的寶藏。

當我們拋棄福音時,我們就是在把天主子趕出葡萄園。 關於一夫一妻制家庭的構想,以及忠貞和無條件愛的見證, 現代人對夫妻之愛的態度(有時也是基督徒所共有的), 都是要把基督和祂的福音拋開。

甚至在社會生活中,福音也已被捨棄, 這可以追溯到尼采所說的一句著名且流傳至今的話: 「天主已死,我們殺了祂。」 此謀殺的後果是,把基督從一個社會的生活中驅逐出去…… 這後果對所有人都是可見的。 我們可以看到那些拋棄福音價值觀的人所製造的一切: 戰爭、醜陋、孤獨、缺乏意義的生命、恐怖主義、生物的毀滅。 這裡我們必須要小心,因為這個比喻是對今天的我們講的。 睜開眼睛,認出天主子,不要把祂扔出葡萄園。

比喻以一個戲劇性的場景結束, 即兒子被謀殺了。一切都結束了嗎? 邪惡取得了最後的勝利嗎?

讓我們聽聽:耶穌問司祭長和法利塞人:「那麼, 當葡萄園的主人來時,他要怎樣處置那些園戶呢?」 他們回答說:「要兇惡地消滅那些兇惡的人, 把葡萄園另租給按時給他繳納出產的園戶。」 耶穌對他們說:「『匠人棄而不用的石頭,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 那是上主的所行所為,在我們眼中,神妙莫測』的這句經文, 你們沒有讀過嗎? 為此,我對你們說:天主的國, 必由你們中奪去,而交給結果子的外邦人。」

耶穌說了比喻之後,直接對作為葡萄園管理者的聽眾說: 「如果你們是葡萄園的主人,你們會怎麼做?」 他們的回答和我們會給出的答案一樣:懲罰,消滅那些罪犯。 耶穌宣告了一個奇跡,而不是懲罰。借著那些人所犯下的最大罪行, 天主樹立了祂的愛與救贖的典範。 因著派遣羔羊到狼群中,天主子的命運早已註定。

但天主不希望祂兒子死。人民所犯下的罪揭示了什麼? 天主無限的愛。在十字架上,天主借著祂兒子的口說了什麼? 無論你對我做了什麼,我能做的只有愛你。 沒有什麼比人們犯下的這罪行更能揭示天主的愛。 比喻的結尾呈現了一個戲劇性的圖像: 「跌在這石頭上的,必被撞碎;這石頭落在誰身上,必要把他壓碎。」

這是什麼意思呢?這不是可怕的圖像,而是奇妙的訊息, 是喜樂的訊息。那石頭就是基督。匠人丟棄了那石頭, 但天主要用祂,在復活節,把祂用作一座奇妙建築的基石。 撞擊這塊石頭是什麼意思?石頭是基督,顯示了天主的愛。 我們認為天主的愛比自私弱。在世上,愛會贏還是會輸? 因為自私來自本能,想想我們自己。 愛的邏輯來自天上,天主把它放在我們心中。 那麼,自私和愛,誰會取勝呢?

耶穌說:「跌在這石頭上的,必被撞碎。」 石頭看似弱小,但其實不然,因為愛比自私更強大。羔羊看似很弱, 但比狼更強大。因此,訊息的結尾不是威脅, 而是喜樂和希望的宣告。 在世上,愛比邪惡更強大。

祝大家主日好,並過好新的一周。